宝贝握住它 破了数学老师第一次处

日期:09月07日 17:49 作者:大官人 点击:1997

原标题:宝贝握住它 破了数学老师第一次处

随着薛丁玲的话音落下,周围的人都开始议论起来,空气中充满了不可置信。

“什么?”

“这是偷窃吗?”

“不会吧?你怎么能在这场比赛中以这样的方式竞争,这不是自毁吗?”

……

“不,不,这是我画的!”

薛思南始终忍无可忍,突然冲到后方,夺过薛丁玲手中的话筒,带着狰狞的神情看着薛丁玲,用孔音诠释。

“这是我画的。画完这幅画,我在家呆了半个多月!”

凌雪的眼里仍然充满了咒骂,她站在一旁,看着薛思南仓促避讳的样子。

“是的,你只是在家关着门,但是……”

“很难说你是不是在画画!”

凌雪不禁讽刺起来。从盛的口中,我对薛思南的作品略知一二。如果不是全部知识,我也可以知道这个女人就像她已经出现的个人犯规性格一样。

“既然薛丁玲说这幅画是你画的,被薛思南偷了,请提供证据!”

坐在一旁的评委微微皱起了眉头。他从来没有想到,已经举办了这么多次的曲林艺术节,明天还会出这么多作品。

“她没有证据。这幅画是我在脑海中想象的一幅画。她就是想羞辱我!”

薛思南急忙说,看起来冲动而疯狂,试图获得周围人的认可。

然而,出于某种原因,那些人看着我死去,好像那里有不可思议的工作。

薛思南的心在跳动,呼吸急促,她还有最后的希望。薛丁玲自己说这幅画是虚构的!

但是当她僵硬地转过身时,她的神情变得僵硬。

怎么做?

为什么会有照片?而且看着这个样子也不在眼前。

我没告诉你吗?是虚构的吗?

凌雪在用棍子欺骗自己?

心里慌了,薛思南只觉得自己陷入了难以挣脱的泥淖,难以呼吸。

“薛思南,你真是诡辩。看来你不把证据带进来,真的不会否认。”

对站在不远处的盛微微一笑,然后继续说道:“这张照片是盛小时候的全家福。让我来创造吧。”

“我只是没想到建成后,会被你以如此大的方式争夺。不知道,你嘴里一直强调的是什么是原创?”

凌雪在施压,现在人们逐渐意识到薛思南根本就是在忽悠人。

薛思南的神情一片慌乱,双手一路牢牢扭着,眼睛四处张望。“你说这是盛家儿子的照片。再说,你断定我没见过这张照片?”

“啧啧!”

薛丁玲也会为逼近薛丁玲的脚步做准备,抬起眼睛,看向盛,并示意他过来。

许走了过来,跟着盛一起上台,还有那种附在他身上的代能吸引人的目光。特殊的工作逐渐奏效,现在全世界都会意识到这是盛家宗的杜兴。

但这是一个经常出现在财经杂志上的数字。

”丁玲没说错。我们家的照片怎么能给一个没有任何杂感的人看呢?再说了,还是个瘾君子——反派?”

盛杜兴没有任何忌讳。他话音落下,一群穿制服的人推开大门走了出去,间接离开了舞台。还想挣扎的薛思南被牢牢解放,戴上手铐,面对盛杜兴的人行道:“谢谢盛师傅提供线索。”

说着,薛思南径直护送过来。

对此,在场的人都沉默不语,脑壳里的信息似乎还没有消化。

但是,盛现在似乎掌握了全局,间接地说:“既然工作已经解决,请继续,先生们。别被表情影响了!”

说着,便带着薛丁玲走下了舞台,而与此同时,还有一名保镖上台,将原本标着属于薛思南的画间接小了心带走。

一切都那么快,几乎不给人任何反馈的时间。

第二天,关于本次绘画比赛现场的报道几乎占据了各大谈资的核心。薛思南的行为只能按照愚蠢来评价,但是关于薛丁玲的议论,在圣笃刻意打压的情况下,并没有多少人尽快去救。

显然,在此之后,关于谁一直追随盛这边的猜想就可以准确地得出了,那就是薛丁玲。

同样,薛家之前的苦难也充满了迷茫。既然我们一路跟薛丁玲在一起,为什么还要闹出薛家这么大的地震,甚至不惜间接逼迫薛家父子送死?

但所有的谜题他们心里都无法解答,也终究无法问胜笃,此时的薛家几乎辜负了任何一个负责人,也只有多年不归的粽子。想也不屑于此。过去,薛怀仁这个薛家,想着前妻的工作,却广为人知。

如今薛家之外没人敢动这块蛋糕,还有这么多庞然大物守护着盛家。谁要是不够对他动爪子,就怕他再也不在桑城安家了。甚至,按照这个人现在对薛丁玲的溺爱程度,他怕就算是在Z国,这个城市也可能一直在争抢。

不,这不会让他们变得贪婪。没有什么能真正吸引他们冒这么大的险。

只是这一点薛丁玲是想不到的。原来,关于薛家的事情,他们总是尽快瞒着薛。关于这个薛丁玲,三妹并不是很了解,只是知道作为前妻所生的孩子,他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呼应,更多的是一种虐待。

没想到会这么残酷。至于我妹妹,我操纵了这个展览,间接发了出去。这一次,我怕我十年不被关进去。要看思蜜思能不能熬过去了。还是两个字。

就他们而言,除了当初因为薛家的丑闻而被整顿的那些家族之外,并没有什么损失。我想想,这一次,薛思南不会吃亏。

“你为什么还报警?你早就不知道薛思南的作品了吧?”

当凌雪问这个问题时,她给出了对过去的反馈。她想跟随盛度航的力量。把薛思南的作品调查清楚并不难。她怎么会不知道她过来的工作?

只是我不能相信。薛思南竟然让自己走了这么远,甚至...

“这都是应得的惩罚。既然她敢做,就要做好承受这样结果的准备!”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