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章 纵论联营

萧玉若神情有些茫然,良久方才道:“不管是陶公子也好,还是什么李公子张公子也好,只要他对我萧家有利,我便可以牺牲了一切。再说了,那陶公子有什么不好,总比你这坏人处处欺负人要强――”

“咳,咳”林晚荣急忙假装咳嗽打断了她的话,萧玉若脸色有些羞赧,她方才想起了那日他对自己做的那些羞人之事,一时失察,差点顺口说了出来,若让娘亲知道了,她还不早就羞死了。

但这萧玉若到底是经过风浪的女强人,神色一转,便疑惑的道:“其实,我也有些怀疑,就算那陶东成对我有心,也大可不必这样明显的做给我看,这里面定还有什么蹊跷古怪。”这句话倒还说的有点水准嘛,总算你那些生意没有白做,林晚荣心里暗叹。

其实从她这一句话,便可以看出,她对那陶公子并无好感,正像她话里所说,她是属于萧家的,只要对萧家有利的事情,她都会去做,哪怕是牺牲了自己。

林晚荣有点可怜这大小姐,心道这小妞还真是有些气概,可惜性子差了些。否则倒还值得交朋友。其实这倒怨不得大小姐,谁让他第一次见面就稀里糊涂占了嘴上便宜,还带着表少爷逛窑子被抓了个现行,大小姐对他印象差那是理所当然。

“其实,联营这种事情,无非有两种情况。其一嘛,当然说的好听。叫做有钱大家赚。能有这种大公无私的心态当然好了,相信陶公子也是如此对大小姐宣传的。可是他如此大方,将四成干股给了萧家,就算是他有心巴结小姐。难道他不怕另一家说闲话?再说,万一萧家拿了这四成干股,萧大小姐你却放了他鸽子怎么办?”林晚荣冷静分析道。

“放他鸽子?什么放他鸽子?”萧家两个女人同时不解地问道。

林晚荣懊悔的拍了拍额头,妈的,又要作一回光荣的人民教师了。待到好不容易解释清楚这个“外来词”,萧大小姐红着脸道:“什么放鸽子,偏就你说的这么难听。”倒是林晚荣这一番话引起了她的深思,她也是久经风浪。想了一想便坚定的摇头道:“陶东成不是这种心思。你再说说另一种可能吧。”

林晚荣赞许的点点头:“另一种可能,便是联营其实只是表面,实际上却是玩的兼并游戏。”

“兼并?”大小姐皱起了眉头,萧夫人也叹了口气。

“这个可能性我们也考虑过。”萧大小姐郑重道:“其实我和娘亲也一直在担心这个问题。可是却找不到症结在哪?他给了那么多干股,就算我们什么也不做,每年也有四成的收益。”

林晚荣不去答她的话,反问道:“大小姐,你们三家之间,是如何地调配资源的?哦,说简单些,就是相互之间如何分工合作?”

大小姐心里有些奇怪。这个家丁了解的东西还真不少,她老实答道:“合营之后,我萧家负责布匹丝纺工场,何家负责货运。”林晚荣冷笑道:“那陶家是否负责销售?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萧玉若奇道:“我们统一供货运输后,便由陶家统一经营。然后干股分成。”

林晚荣苦笑着摇头道:“我的大小姐啊,你们被人耍了却还不自知,恐怕你被他们骗着卖了,你却还在数银票呢。”

萧玉若怒道:“你这是何意?”

林晚荣丝毫不以为意,笑道:“大小姐。你认为做生意,最重要的是什么?”

“诚信经营。”萧玉霜毫不犹豫的答道。

我日啊,回答的还真是准确,可全都是他妈废话。

“大小姐,我问的是,做生意最重要地环节是什么,或者说最重要的部门是什么?”林晚荣循循善诱的启她道。这个时代没有那么多销售理论,大小姐虽然经营多年,却一直是自己摸爬滚打,林晚荣只好再做一回老师。

萧玉若似乎想到了什么,脸色变得苍白了起来,望着林晚荣道:“你的意思是――经营?”这萧大小姐确实很有些才干,须知,这个年代,根本就没有什么营销理论,所有地店铺还是自销售模式,更别说什么营销了。销售一直是无人重视的一块,萧大小姐没有林晚荣那些深厚的理论知识,能想到这一点,已经很是不容易了。

“不错。”林晚荣大声道:“就是经营,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销售。萧大小姐,你可能还不能理解这营销之道的威力,说的夸张点,只要有好的销售队伍,就是茅房里的一坨屎,经过包装,我也能把它卖出去。”林晚荣嘿嘿道。

“粗俗。”萧玉若脸色通红地看了他一眼,琼鼻里哼出了一声,听了他的分析积累起来的一丝好感,便又迅的消失殆尽。一直静听二人言的萧夫人也有些羞赧之色。

日,在美人面前爆粗口,这味道真他妈爽啊。望着羞涩不堪的母女二人,林晚荣暗自得意。

“把经营权交给陶家?那就是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了人家。那陶东成生意规模虽大,扩张迅,可是在营销网络上,一时半会是很难建立完全的,哪里及得上萧家多年苦心经营?陶家掌握了经营权,便可以名正言顺的利用萧家地资源扩充自己的实力,甚至是取而代之。一旦取消联营,萧家的营销网络却已荒废,你拿什么去和陶家竞争?我的大小姐啊,这联营之策,说的不好听一点,那便是自断手脚自废武功,只有给人吞并的份啊。”

分析了半天,最后这段话才是重点,林晚荣喘了几口气,心道,妈的,给小丫头讲十个故事也没见这么累的。

“春兰,春兰,快上壶茶水。”林晚荣大咧咧的坐下,对屋外的丫头吩咐道,根本就没把自己当外人。

大小姐脸色煞白,萧夫人脸色也是有些不好看,如果照这个林三的分析,陶家的联营之计显然了暗藏虎狼之心,怎能不让她们后怕。

“难道这陶家真要吃了我们不成?”大小姐喃喃自语道。她对那陶公子虽无好感,却也说不上讨厌,两个人又都是做生意的,碰面的次数不少,却没想到他还包含着这等祸心。

“当然,这些都只是我的猜测,大小姐和夫人大可不必放在心上,没准陶公子是真的仰慕大小姐,而为萧家着想呢。”话已经说透了,林晚荣得了便宜便要卖乖,假惺惺的道。

大小姐脸上扬起一抹坚毅之色,哼道:“不管他有什么居心,我们都不可不防。”她眉头一皱,担忧的道:“但是这陶东成的父亲陶宇,乃是苏州织造,我们不能轻易得罪啊。”

萧夫人也是愁眉紧锁,三人之中,唯有林晚荣最为轻松,正所谓事不关己,高高挂起,何况这母女二人又没有征求自己的意见,他当然是闭嘴为妙了。

萧玉若看了这个悠闲的家丁一眼,心道,他这坏人倒也的确有些眼光,这陶家的伎俩连我都瞒过了,却没逃出他的眼睛。

想起萧玉霜临走之前对林晚荣说过的话,萧玉若开口道:“林三,这件事情你有何种看法?”她对这林三观感虽差,但此事事关萧家前途,她也不想因为自己情绪,影响了萧家的大业。

林晚荣嘿嘿笑道:“大小姐,我只是萧家一个下人,这议事堂里哪里轮得到我说话?”

萧大小姐狠狠瞪了他一眼,这个恶丁,竟然登鼻子上脸了,见他不愿答自己的话,萧大小姐的牛脾气便又上来了,她哼了一声咬牙道:“既然你不愿意说,我也不为难你了。你今日所言,算是为我萧家立了大功,功过相抵,这擅闯议事堂之事,我也不再追究了。你这就下去吧。”

林晚荣哈哈一笑,行了一礼,潇洒转身离去。萧大小姐哼了一声,对萧夫人道:“娘亲,我看这林三倒是有些手段。他不愿意与我说话,却该如何是好?”

萧夫人沉思了一阵道:“我听下人们说过,这个林三确实有几分才学,听他方才所言,似乎也做过生意,很有些经验,而且对这联营之事已有对策,如果他能帮助我们萧家,说不定会有出路。”

萧大小姐银牙紧咬道:“他这坏人,最喜欢作恶了,若不是他今日这话说的有几分道理,我断然饶不了他。”

萧夫人盯住她脸道:“玉若,是不是他做过什么事情惹到你了。”

“没有,没有。”大小姐脸一红,急忙道:“他怎么敢惹我?娘亲就不要担心了。”

萧夫人叹了口气道:“你这般操劳,辛苦的维护着萧家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尽头。玉若,真苦了你了。”

大小姐鼻子一酸,想起自己一个女子,整日在外奔波劳碌,心里的苦楚可想而知,她坚强的望了娘亲一眼,眼中射过一道坚定的光芒道:“娘亲,你放心,我不会让萧家败在我手上的。”

  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