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八一章 异变

是啊,要起风了!!”她眼望天空,双眸幽邃,喃喃拉善草原的寒风在耳边呼啸不停,她娇美的身躯微微颤抖。

玉伽就只有几个月的性命了!!想起仙子所语,林晚荣心绪顿时复杂起来。这丫头医术通玄,也不知她自己察觉到没有。

琢磨了一阵,也觉意兴阑珊,他微叹了口气,摇头道:“玉伽小姐,你多保重了!!高大哥,我们走吧。”

言罢,也不管月牙儿能不能理解他言中的深意,起身便与往坡下行去。二人步履匆匆,神色坚决,再也没有回过头。

自天山而下,素来只有我躲着他,哪里有他躲着我的时候?玉伽盯着他的背影,无言沉默。渐起的寒风拂动她身上宽大的长袍,簌簌作响。

离开了玉伽,林晚荣也不回营,反而绕过山坡,直往前方一望无垠的烟田里走去。淡淡的苦香,夹杂着土地的芬芳扑面而来,翠绿的烟叶一眼望不到边,直连到天际。高酋却是闻不惯这烟草味道,急急捂住了鼻子道:“林兄弟,这辣鼻草到底是做什么的?味道忒怪了些,怎地你和玉伽都拿它当宝贝似的?!”

摘下一片芭蕉似的烟叶,放在鼻子边深深一嗅,那熟悉的味道令人心旷神怡、流连忘返。

“你没尝过它的味道,当然感觉不到它的好了。”拿着辣鼻草轻轻拍打着手掌,林晚荣笑道:“等到这辣鼻草成熟了,切成烟丝,让你尝上几口。我敢保证,你一定会喜欢上这玩意儿的。就算明知它是毒药。仍有无数人迷恋它。”

“毒药?!”老高一惊,连蹦带跳的离那辣鼻草远远:“林兄弟,你可别吓唬我。这毒药也能尝?!那岂不是毒害我大华子民?”

“对啊。这的确是慢性毒药。”林晚荣点头笑道:“不过,我也没打算用它来毒害咱们自己的同胞。有那么多东瀛人、西洋人,把这玩意儿卖给他们就好了,咱们直接数银子就是了。”

原来是“毒害”西洋人!老高长长地吁了口气,心有余悸道:“和西洋人做生意?那可得小心点。听说那些西洋人坏着呢,专门讹咱们大华的银子。”

林晚荣眼神一闪,嘿嘿道:“高大哥,不要把西洋人想的那么厉害。只要我们大华人自己不骗自己,这世界上没有谁能骗得了我们!”

有道理!只要有林兄弟这样地奸商在。哪个西洋人能骗的了我们?不骗他们,就已经是他们祖坟上冒青烟了。高酋顿时放下心来。旋即又有些遗憾的道:“辣鼻草真的有这么厉害?只可惜,这玩意儿却是生长在突厥。要不,咱们干脆把这科布多强占过来好了,反正咱们还没抢占过胡人的地盘呢。不试上一回,心有不甘那!”

老高这厮,倒是挺有贼胆的。林晚荣乐的哈哈大笑:“建议不错,可以考虑,可以考虑!”

玩笑话也只能说说而已,这科布多位于阿尔泰山北麓。远离大华本土。距离胡人汗庭不过四百多里路程。要真抢占了这里。那还不如连克孜尔一起占了,彻底灭了突厥人呢!

不过。依着林晚荣的性子,既然在这科布多现了大量的烟草,不狠狠地占下突厥人的便宜,那就不是他地性格了。

至于要怎样才能占到大便宜,他思考了良久,心里模模糊糊有了一些想法,但是要付诸实现,还得把突厥人打趴了再说。

他扯起一棵烟树,将枝叶都束缚好,塞进了身后的行囊里。要是有幸回到大华的话,可以叫福伯他们好好研究研究。

由于深入敌腹,不能扎营,不能生篝火,所有战士都是就地休息。林晚荣的帅营,也不过是在小山坡上胡乱地铺了些干草。但是比起翻越罗布泊和雪山那种魔鬼旅程来,他已经很知足了。

天作被,地当床,美美躺下,刚刚长舒了口气,便觉香风拂过,身边顿时多了个美妙的身影。

“姐姐,你到哪儿去了?我可想死你了!”搂住仙子的娇躯,光滑细嫩,肤若凝脂,实在是天堂般的享受。将头埋在宁雨昔胸前,也不用准备,那甜言蜜语张嘴就来。

仙子脸颊微红,这小贼便会找机会占便宜,真是防不胜防。将他推的离自己远了几寸,仙子柔声道:“莫作怪,我有正经话儿与你来说。”

“难道我想仙子姐姐,就不是正经话么?”林晚荣嘻嘻一笑,在她秀上轻嗅了一下:“香,好香!姐姐用的什么荑子沐浴,是我们萧家地香皂么?那可恭喜你了,今后姐姐洗澡,可以不用花钱了!”

这人就没个正经。仙子轻呸了声,将他摸摸抓抓地魔掌拿住了,摇头道:“听完我地话,若你还有这般闲

,那就算我服你了!”

林晚荣眨眨眼睛,奇道:“什么话?!”

宁雨昔微叹了口气:“不是好消息――你知道这两日我去了哪里么?!”

从翻越阿尔泰山的时候,仙子就不见了。林晚荣早已习惯了她来去如风、神龙见不见尾地性格,也不是如何奇怪。闻听她此言,急忙道:“去哪里了?!”

仙子微微一笑,轻道:“突――厥――王――庭!!”

“什么?!”林晚荣脸色大变,惊得差点跳了起来:“你去了克孜尔?!神仙姐姐,你可不要吓唬我!”

“吓唬你做什么?”仙子拉住他的手,温柔一笑:“你不要为我担心。我的本事你还不知道么?这世界上,除了一人可以伤我,其他的人,皆还差的太远!”

“谁,谁能伤你?反了天了,我去干掉他!”林晚荣哗啦一声从怀里掏出火枪,杀气腾腾怒道。

“噗嗤,”仙子抿唇轻笑。也不说话,只脉脉望着他,眼中柔情似水。

林晚荣呆了呆。蓦然明白了她的意思。以宁仙子的本事,就算是安狐狸亲来,也不是她的对手。放眼天下,能伤她的,大概只有我林某人了。林晚荣又是骄傲又是感动,紧紧握住她柔荑:“神仙姐姐,你就不要戏弄我了。伤害你,那不如伤害我自己!”

“就会拣些好听地说。”宁雨昔心中温暖,俏脸热:“我只在那克孜尔外围转了一圈。便回来了!”

“回来的好,”林晚荣眼也不眨。严肃道:“那本来就不是你该去的地方!”

宁仙子摇头:“你先听我说完。我本想趁着夜色进去探探地,哪知才到了外围,便被阻拦住了!”

林晚荣眉头一皱:“阻拦住了?为什么?”

宁雨昔拉住他手,温柔看他几眼。小声道:“我说了你可不要着急――那克孜尔的外围,粮草齐整、军容鼎盛,足足聚集了十万大军不止!!”

林晚荣刷的跳了起来,脸色疾变:“十万大军?!”

仙子无声点头,林晚荣顿时立在了那里。难怪仙子说,他再不可能像以前那样悠闲了。这惊天的消息。就像一道惊雷。劈在了他心窝里。

突厥人怎么会在克孜尔聚集十万大军?!难道他们意识到了我的目的?!又或者。他们有别的企图?!

若是突厥人已意识到了我的目的,那不仅奇袭前功尽弃。就连这五千将士,也将陷入胡人地重重包围之中。退回死亡之海是不可能的,奔袭克孜尔更是以卵击石,前有堵截,后路断绝,难道我真地要出师未捷身先死?!

他沉眉咬牙,来来回回的焦急踱步,刚才的好心情早已消逝的无影无踪。

宁雨昔望着他紧凝地眉头,感受着他心中的焦虑,忽然有一种心脉相通、休戚与共的温暖感觉,连呼吸都似是一体的了。

“你也莫要忧虑,”仙子轻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:“我观这些胡人的粮草战马,也是近几日才聚集起来地,未必便是针对我们地。”

林晚荣嗯了一声,蓦然停住脚步,握紧了她手,叹道:“这次多亏了神仙姐姐,要不然,我就一头撞进十万胡人地陷阱了!”

宁雨昔摇头微笑:“你才没那么笨呢!早晚会有斥候将此事报你的,我不过是提前几日而已。”

“姐姐不要小看这几天地功夫,”林晚荣正色道:“多了这几天判断的时间,就极有可能决定一场战争的胜负!这件事太重大了,我要和胡大哥他们商量才行。”

十万突厥铁骑,足以将这五千人马搅成碎片,林晚荣沉重的心情可想而知。仙子柔声道:“那你快去吧,我在这里等你。”

一句话说的林晚荣心里暖暖,他急忙点了点头,转身而去。还没走出几步,忽听身后的宁雨昔轻唤:“小贼――”

那声音温柔无比,林晚荣听得骨头都酥了,急忙转过身来:“神仙姐姐,你叫我?!”

他还未反应过来,便觉香风拂过,两片温热湿软的香唇,轻轻映在了他脸颊上。

“不要怕,”一只温暖的小手紧紧握住了他手掌,宁雨昔脸颊嫣红,脉脉望着他,柔唇轻启:“我永远守在你身边――不离不弃、生死与共!”

“姐姐――”林晚荣心里一暖,只觉鼻子酸酸的,忽地一把搂住她柔媚的身躯,在她怀里用力拱了几下:“你放心好了,我不怕的,我这个人结实的很,外号就叫做打不死的小强。再说了,我们还没洞房呢――”

“呸,”宁雨昔轻嗔了声,脸颊烫,急忙将他推开了。小贼嘻嘻笑着,又恢复了常见的那玩笑神态,看在她心里,却觉温――

“十万人?!”众人齐齐瞪大了眼睛,张大了嘴巴,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。胡人王庭外守着十万突厥铁骑,那还打个屁啊!能不被突厥人吃掉,就已经是一个伟大的奇迹了。

这陡生的变故,让众人无声的沉默。因克孜尔近在眼前而产生的兴奋心情,蓦然降低到了冰点。

“林兄弟,这消息是从哪里来地?”高酋疑惑道:“我们的斥候才在百里外。怎么突然就有了克孜尔的消息?”

以仙子地本事,这消息绝对错不了。林晚荣沉声道:“来源你们就不要问了,这消息绝对不会假!”

他神态笃定,不容置疑,众人便不再问了。胡不归叹了一声,无奈道:“若是克孜尔真的有十万突厥铁骑,那就不是打不打的问题,而是事关我们这五千弟兄的生死存亡了。”

“怕个球,大不了跟突厥人拼个鱼死网破!”高酋狠狠骂了一声。倒是赢得了许震和李武陵的赞许。

林晚荣眉头紧皱,带领五千将士。穿越丝绸之路,历经千辛万苦来到这阿尔泰山脚下,可不是为了送死来的。

“将军,你怎么看这十万胡人?!”胡不归沉声问道。他历事最多。为人极是干练沉稳,并未随意附和老高的意见。

林晚荣缓缓踱了几步,微微点了点头:“世界上的事,无非有两种结果――要么是好,要么是坏!十万胡人聚集在克孜尔外围,也逃不脱这二字真言!”

老高听得迷糊。急道:“怎样算是坏。又如何才是好呢?!”

林晚荣嘿了声:“若是坏事嘛。那无非就是说这十万突厥人是冲着我们来的,就算我们不偷袭克孜尔。他们也一定要剿灭我们!”

这地确是最坏的情况了。李武陵不解道:“可是,突厥人怎么会知道,我们地目标就是他们的王庭呢?!”

小李子这一问,正是所有人的疑惑。林晚荣点了点头:“若突厥人要现我们的意图,那也无外乎两种情况――要么,就是他们自己猜出来地,在我们进入伊吾的那一刻,禄东赞就已经现了我们的企图――”

胡不归沉吟半晌,摇了摇头:“这不可能!丝绸之路可以通往阿尔泰山,除了林将军外,这世间还有谁能知晓?禄东赞难道是天神转世?要不然他怎么能够猜透我们会穿过死亡之海奇袭克孜尔,还派了十万大军在王庭外守着?!”

老胡分析的有道理,禄东赞虽然聪明,可他也不是未卜先知的神仙。林晚荣嗯了声:“胡大哥说的不错,要突厥人自己猜出来,难度等同于上天摘星星,那几乎就是不可能地事情。那么,就只剩下另一种可能了――也许,是我们中间,有人通知了突厥人!”

“什么?”老高悚然一惊:“难道我们兄弟中有奸细?!”

林晚荣摇头道:“这些都是我们过命地兄弟,怎么会有奸细。高大哥你多心了!”

李武陵忽然睁大了眼睛:“难道是――玉伽?!”

此言一出,众人皆惊。纵观全军上下,若真地有人与胡人通信的话,也只有这月牙儿可能性最大了。

“应该不是她。”老胡冷静道:“从我们进入伊吾,穿越罗布泊、翻过雪山,玉伽根本就不知道我们地目的地。就算知道了,在那大漠雪山中,她的信息也传不出去。直到我们翻越了阿尔泰山,她才能有机会。姑且不说我们对她看守甚严,就算她真的把信传了出去,也不过一天功夫,能不能到达克孜尔还说不定呢,胡人又怎么可能如此迅的聚集了十万人马?!”

众人默默点头,看似嫌疑最大的玉伽,其实是最没有可能的!

“要么就是徐姑姑那边走漏了风声?”小李子皱皱眉头:“可是这也不对啊!如此紧要的大事,徐姑姑绝对不会告知别人的,顶多就与爷爷通报一声。外人无从知晓。”

集思广益果然有用,几个人三言两语,就把各种可能性排除了。林晚荣点点头,笑着道:“听你们这么一说,我还真找不到被胡人现的理由了。”

听他弦外之音,许震灵机一动:“将军,你方才说,凡事要么是坏,要么就是好!现在排除了坏,可是胡人十万大军聚集,对我们有什么好的呢?”

“谁说没有好?!”林晚荣淡淡道:“没准,就是贺兰山那边有动静了!”

  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