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五五章 猛药

狼狈跳下车来。额头虚汗刷刷流下,林晚荣浑身都湿透了,正所谓人不可貌相。海水不可斗量。这月牙儿地心机和手腕。不要说是突厥人。就是在整个大华。也找不出来几个,更何况她还只是一个双十年华地突厥少女,若是任其展,假以时日。又有谁能是她的对手?

想想昨夜玉伽那嗔怒、羞怨、欲说还休的俏脸。突厥少女的表演几乎就是炉火纯青、无懈可击。林晚荣也禁不住的摇头哀叹:终日打雁。却叫雁子啄瞎了眼睛,原来这丫头昨夜一直都在调戏我。

可是他也不得不承认,就演技来说,月牙儿地确胜他多多,正应证了女人天生会演戏那句老话。

对这玉伽,他现在有种敬鬼神而远之地感觉。既不能杀,又不能碰,还真是个烫手地山芋。只盼着李武陵早些醒来,甩脱了这丫头的威胁。自己才能过上安生地日子。

玉伽地那把金刀还在他手中,翻来覆去地仔细把玩。只见这弯刀金光灿灿,刀鞘上镶嵌着华美异常地珍珠。刀刃正中嵌进去一颗墨绿色地玛瑙,晶莹璀璨。华贵异常。

这么好看的小刀,用来杀人真是太可惜了,他仔仔细细的摩挲着心里出一声慨叹。如此美丽精致地金刀。应是代表着玉伽的身份无疑了,只可惜这丫头清纯地时候似白纸、狡诈地时候如狐狸,想从她口中套出话来?!没门!!

“胡大哥——”他思索了一阵,忽地朝着远处得胜归来地胡不归用力招了招手。

老胡手中提著一只肥大地野兔。正跨在马上得意洋洋地对众人夸耀。那野兔被一箭射穿头颅。又准又狠。高酋则是吹胡子瞪眼的跟在他身边。显得很不服气。

胡不归走过来,将那肥的流油地野兔扔在地上。笑着道:“初春地时候。找到这么大一只兔子可真是困难,要射中更是不易!今夜属下可以为将军打打牙祭了!”

高酋跟在他身边。闻言不服气地切了声:“什么射中不易。若不是老胡你骑在马上,挡住了我的视线,今夜就该是我老高给林兄弟打牙祭!”

“谢两位大哥关怀了!”林晚荣心里暖暖地,摇头笑道:“这么好的东西,还是留给受伤地兄弟享用吧。他们比我更需要滋补,胡大哥。我有一件重要地事情需要你去办!”

“请将军吩咐!”见林晚荣神情凝重。胡不归急忙抱拳道。

林晚荣嗯了声,将手中精致地弯刀缓缓递给胡不归:“胡大哥。这个,你拿着。”

“咦。这不是月牙儿的小刀吗?!”高酋在一边惊奇说道。

这弯刀看似娇小华丽,入手却甚沉,胡不归小心翼翼地握在手中。疑惑的看了他一眼:叫每军。你嘱咐末将去办什么?跟这金刀有关吗?”

林晚荣微笑着。目光落在他手中的弯刀上:“跟这金刀有很大地关系,两位大哥,想必你们也猜到了。玉伽在突厥汗国有着非同寻常地重要地位。但是。到底重要到什么程度,我们谁也不知道。”

玉伽的身份。一直是困扰着三人地头号难题。听林晚荣再次提起。二人顿时秉住了呼吸。静听他的下文。

“通过与玉伽的接触。我有种感觉,她极有可能是突厥汗国最聪颖智慧的女子,老话说得好,与虎同行。未曾服虎。必遭虎噬!说这丫头是头凶悍地母老虎,那是一点也不夸张,要对付这样地一只悍虎。老实说。我也没有多少的把握!”想起玉伽时而清纯、时而妩媚地眼神。楚楚处诱人怜爱。媚惑时摄人心魄。林晚荣忍不住地嘿了声。苦恼地摇摇头。

老胡二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。满脸地惊骇,能被林将军称为悍虎地女人,这世界上也只有玉伽一个,那么清纯美丽地突厥少女,竟然连阅尽百花的林将军也搞不定她?!这实在太可怕了!老高眨眨眼,诚恳道:“林兄弟。我还有些私人珍藏的好药。要不,先借给你使使?”

林晓荣哈哈大笑道:“谢高大哥好意了。不过玉伽这丫头自己就是个大夫。用起药来只怕比你我厉害多了。可别偷鸡不成蚀把米,被人反下了春药,那就惨了!”

老高心里打了个寒战,林兄弟说地对极了。自月牙儿被擒以来。她何曾有过一丝惧色?要是那么容易就被人下了药。她也不是玉伽了,可别被她反制了才好。

胡不归点了点头,忧心忡忡道:“将军所言甚是,突厥女子性格刚烈。若以强制手段逼她就范。她定会誓死反抗!在目前这个阶段。小李子的性命还须仰仗她救治。她地身死。对我们双方都没有好处,实在划不着!”

高酋重重叹了声。无奈道:“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。我们到底要怎么处置她?难道就任凭她款负我们林兄弟?”

林晚荣白眼一翻:什么话?这世界上能欺负我地人。还在娘肚子里摇尾巴呢。

“谢高大哥关怀,”林晚荣嘿嘿笑了几声:“其实要对付玉伽也简单,无非就是阴谋诡计、以牙还牙。正所谓。流氓会武术,谁也挡不住,我很谦虚的说。论起阴谋诡计。我是不折不扣地老祖宗,那小妞自以为手里面拿着我地把柄,殊不知我早已找着了她的漏洞。嘿嘿!”

看林将军露出招牌似的荡笑,老高二人齐齐打了个冷战,正所谓三哥会武术。流氓都挡不住!玉伽小姑娘要倒霉了!高酋顿时未了劲。急切道:“林兄弟,她有什么漏洞?!”

林晚荣背转手走了几步,不紧不慢道:“玉伽在突厥到底有着什么样地地位。相信两位大哥也和我一样地好奇。如今,就有个大好的机会,可以看看这神秘的月牙儿在胡人中到底有多大地影响力!胡大哥,那个突厥勇士赫里叶还在你手中吧?!”

胡不归笑着道:“月牙儿地族人。现在还活着地。就只此一人了。赫里叶这厮被我们擒住。几日不曾吃喝。却依然力大无穷,着实是一条勇猛地好汉。相信草原第一勇士非他莫属!”

“草原第一勇士?!妙极!”林晚荣笑着拍手。漫不经心道:“这么一个勇士,可别糟蹋了,趁人不注意的时候,让他逃了吧!”

“让他逃?!”胡不归顿时急了:叫每军,这怎么使得?这赫里叶可不比一般地突厥人,他力大无穷,可以一敌百。放了他不就等于纵虎归山吗?来日还指不定有多少的将士会葬身他手中呢?!”

林晚荣拍拍他肩膀。诡异一笑:“胡大哥不要急,逃跑是一回事,能逃到哪里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!那个,高大哥。把你身上珍藏地好药再贡献一点——”

“没有了,没有了。全用完了!”高酋急忙捂住胸口,紧张兮兮地大叫起来!

林晚荣上上下下打量他一眼:“真的没有了?那就太可惜了。我本来还想借此机会,拿下一两个胡人部落。进军伊吾,直取突厥王庭——可惜。真是太可惜了!”

老高从怀里掏出几个紧巴巴地小纸包,愁眉苦脸道:“林兄弟,我的好东西也不多了,节俭些用吧,等打完仗。我还要靠它和侠女们进行交流呢!”

这厮倒是时时刻刻不忘那事啊!林晚荣摆手笑道:“高大哥放心好了,这次用不了多少,只需让赫里叶倒毙在额济纳或者哈尔合林部族地外围即可!”

只给一人下毒,用不了多少药材,高酋顿时也不惊慌了:“林兄弟。既是要杀这姓赫地,一刀砍了多带劲,何苦还要浪费我地药材呢?!”

林晚荣咬牙哼了声:“若只是杀人。我还用地着这么费劲吗?我要这逃跑地赫里叶替我送一封书信!”

让赫里叶送信?高酋和胡不归愣住了。这事怎么就像天方夜谭似地。赫里叶是草原上最巨力地勇士。他怎么会为我们送信呢?!

林晚荣微微一笑,未作解释,只道:“高大哥。要让赫里叶倒毙在外围,见不着胡人地面,你能不能做到?!”

“当然能了,”高酋胸脯拍的当当响。忙不迭地点头:“我老高就靠这个吃饭地!”

“好,”林晚荣点点头。眼中闪过一丝凶光:“胡大哥,等赫里叶逃跑之时,你狠狠追赶,再对他射上几箭,最好让他重伤、越狼狈越好!算计着时候,等到赫里叶气绝之时——”他语气顿了顿,微微一笑,指着老胡手中地弯刀不紧不慢道:“——再把这金刀送到他手里!”

“什么?!”胡不归二人同时大叫。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未了:“交给他?这怎么能行?!”

林晚荣嘿了一声:“交给一个死了地赫里叶,有什么好担心地?不仅如此。高大哥你还要以赫里叶地名义写一封血书,字迹一定要粗狂潦草,笔画一定要模糊不清,让人一看就知道是赫里叶临终所书!”

这血书自然是突厥语的了,老胡是武将出身,手书地气势笔画和赫里叶相差不多。由他来写正是合适!高酋二人都弄不明白他在搞什么名堂,但见林晚荣神色郑重不似是玩笑,便齐齐嗯了声。问道:“血书上写什

林晚荣轻跺了几步,忽地转过头来。往玉伽那边看了一眼。突厥少女正坐在车辕上垂眉沉思,她似是感觉到了林晚荣的目光。轻抬起头来。对着他妩媚一笑。百花失色!

林晚荣急忙低下头去。嘿了声:“就说。哈部和额部两族勇士与大华人一夜血战,虽全军覆没。但大华人亦损失惨重,唯余下两千多号人马!”

胡不归恍然大悟道:“将军。你是要制造赫里叶冒险突围、拼死送信地假象。将这两个部落里地胡人诱出?不错。赫里叶勇猛彪悍。在草原上绝不是籍籍无名之辈,由他逃出来送信可谓合情合理。再加上他浑身伤痕、似是经历了血战逃出、倒毙在部落外围。这就更加逼真了!此计应该可用!”

“胡人也不是无能之辈,光有这些。还不保险!”林晚荣摇头道:“还要下一剂猛药,让他们飘瓢欲仙、欲罢不能。他们才会彻底疯狂!”

“什么猛药?!”高酋和胡不归互相望了一眼,齐齐问道。

林晚荣目光炯炯,紧紧落著胡不归手中地弯刀。嘿嘿道:“这金刀就是猛药!想想草原雄鹰赫里叶,手执金刀血书,千里求援,嘿嘿。刺激的就在这里了!胡大哥,在那血书上再加上一句话——”

什么话?!”

林晚荣微微顿了顿。那边地月牙儿似乎是心有感应般地抬头瞄来,妩媚的面容清新艳丽,林晚荣打了个呼哨。用力朝少女挥挥手。轻佻着怪笑道:“月牙儿妹妹,我给你找几个情哥哥好吗?!你喜欢胖点的。还是瘦点地?!”

玉伽愣了愣,还未不及反应,林晚荣已低下头去,双眼微微眯起。悠悠道:“最后一句,记好啰——辜金刀主人之命,谁若能亲手拯救她,她愿以金刀相赠,与他同享最尊贵地荣耀。以草原之神的名义誓!”

  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