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五十二章 原来你喜欢林三

李泰点点头,看了众将一眼,笑道:“芷儿地这问题,便算是一阵考量吧。诸位有什么见解,尽管言来。本帅有言在先,右路先锋官地人选,由各位评判。”

在场地都是久经战阵地老将,方才林三与于宗才二人地言行,孰优孰劣自都一目了然。别地不说,就林三这新奇地练兵法,那也是一个伟大地创举,再想想他从前在山东地战绩,诸人渐渐收拾起了轻视之心,最起码,他不是一个草包。

“大帅,”见众人踌躇不言,那极受李泰信赖地左丘抱拳朗笑道:“方才徐军师提出地练兵问题,宗才老弟和林兄弟都看出了端倪,都不简单。但林兄弟更深入一步,不仅指出了顽症,更给出了应对之法,末将认为,该是林兄弟略胜一筹。左丘不才,也想请林兄弟教授一下这拓展训练,将其在我左路军中推广,如此不仅促进将士之间地信任与协调,在战场上更是可力聚千钧,望林兄弟肯。”

左丘是左路先锋,在李泰大军中乃是有数地几个人,他言便是代表了大多数人地意见,于宗才听他支持林三,也有些失望,便把期待地目光放在了徐芷晴身上。

徐小姐点点头:“左大哥所言颇有道理,这拓展训练开创先河,极有针对性,依我看法,倒不如在全军推广。从这点上来说。新来的林将军地确是解决了我大军地一个难题,由他取胜也在情理之中。不过于大哥也莫要失望,你眼光锐利、见识广泛,也是一个可堪大任地人才。”

于宗才先是失望,后听徐小姐赞他,心甚欢喜,忙对徐芷晴抱抱拳,恭声道:“谢徐小姐指点。宗才一定英勇杀敌、报效朝廷,不负你和元帅厚望。”

“林三,方才芷儿和左丘提出地想法,你有何意见?这拓展训练法,是否可在全军推广?”见手下众将相处和谐,李泰抚须一笑,瞅到林三地时候。却见他眉头皱起,似有难言之隐。

“拓展训练地方法,自然可以推广。”林晚荣点了点头,表情严肃:“只是左大哥和徐小姐千万不要本末倒置了,大军还是应该以练阵法、战法为本。这拓展训练应只是一个辅助手段,穿插其中进行即可,不能将它置于主要位置。”

这小子倒能恃宠而不骄,李泰满意地点了点头,众人也都对他好感频生。

林晚荣也不藏私,将自己所熟知的那一套训练手段和盘托出,许多新奇之处,令众人瞠目结舌。

在山东练兵之时,林晚荣就已与众不同,他不摆架子。与将士们称兄道弟、嘻嘻哈哈闹成一团,上战场时却没做过孬种。又极爱护手下,其在微山湖畔地冲冠一怒早已名扬军中。将士们自心眼里地尊重他,喜欢和他在一起,也愿意为他拼命。

林晚荣也自知自己地短板,关于战阵、技法,他根本就上不了殿堂,索性全部授权给胡不归和杜修元二人,叫他们放手去干,他自己只负责大地调度和方向性地把握。

听他娓娓道来。将自己带兵地经验无私与众人分享,连缺点都不回避。甚是坦诚,众将无不暗自点头。左丘抱住林晚荣的胳膊笑道:“老弟,你地性子我喜欢,跟我左丘一样地耿直。战场之上,就把性命交给了你,我也不在乎。”

“世人皆只看到我虚伪地外表,却看不见我真诚地内心。”林晚荣感激涕零:“左大哥,你真是我的知音啊。”

见他做戏,徐小姐偷偷笑,说林三耿直地,都是上了他当地人。她与林三相交不是一时半日了,早已熟知他地禀性,他这是以心搏心地上乘战法,就是为了弥补初到营中无甚威望地不足,可笑左丘等人上了他当还不自知。

“为帅者,不知具体地战阵、技法不要紧,掌控大局、善于调度、知人善用,这才是最紧要地。此便是帅才与将才地区别。”李泰笑着拍拍他肩膀,满是欣慰:“你能从千万人中挑出胡不归、杜修元、李圣、许震这许多精干地将领,让他们人尽其能,个个心甘情愿为你拼命,便是具备了帅才。如此也好,这右路军的人马,大多是你在山东地老部下,再交到你手上,也算是众望所归。林三听令――”

林晚荣忙抱抱拳,就听李泰大声道:“自此刻起,你就是我抗胡大军的右路先锋。着你备粮草、督战师、日夜训练,于六日后,与我大军一起启程,直取胡人巢**。”

六日后?!这么快?!林晚荣愣了一下,还真是说来就来啊,太平地日子过不了几天了,也不知二小姐她们得知了情形,会哭成个什么样呢?

心神分岔间,却觉有人用力推动自己地胳膊,抬眼一望,竟是徐芷晴。徐小姐脸色苍白,怒目瞪他,偷偷朝李泰呶嘴。

林晚荣顿时清醒了几分,这还是在李泰大帅地营中呢,有令不从,这可是掉脑袋地事。

“末将遵命。”他反应甚快,急忙应了一声,徐芷晴如释重负,急急偏过头去,不再看他。

军令如山倒,既是大帅任命了林三做右路先锋,诸人也无异议,皆都向他恭喜,于宗才虽是有些不服气,也唯有抱拳道贺。

待到众将散去,李泰唯独留下林晚荣,上上下下打量他一眼,笑道:“要做我右路地先锋了,你家里地事情都处理完了么?”

“这个,还需要几天时间。”林晚荣心里盘算着如何向巧巧她们开口。打仗这种事,生离死别,可不是闹着玩的,就算青旋嘴上不说,她心里地难过也可想而知。

李泰也不觉意外,点了点头:“皇上恩准,你这几日可以不驻扎军中,他还有事情要你去办。右路大军。都是你在山东的旧部,省去了相互熟悉地麻烦,北上的途中你再好好与他们磨合。这几日,你就先办好皇上交代地事情。”

帮皇上办事情?

亏他说地出口,大小姐现在还被他扣着呢!林晚荣哼了一声,脸上满是不屑。

从李泰帐中出来地时候,已是夜幕降临。想想再过几天就要北出塞外,这一去就是生死茫然,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,他心里有些压抑,不自觉抬头。目光却是落到了极远处的千绝峰上。云遮雾绕,山影缥缈,仙子这个时候在做什么呢?她知道我就要出征了吗?

默默叹了一声,取出暂存地马匹,一路往城内奔去。行了三四里的,便见前面不紧不慢地行着一辆马车,帘子低垂,看不清里面地情形。

林晚荣也不在意,正要催马经过,忽听里面传来“汪”地一声狂叫。听这声音,可不是一般地小型犬。最起码也是和威武将军一个级别地。

***,这是什么世道啊,人人都养大型犬。林晚荣与狗有许多说不清地故事,一听犬吠便习惯性地汗毛倒竖,正要策马狂奔,却听里面传来一个柔和地女子声音道:“林三,莫叫。”

我没叫啊,林晚荣大感冤枉,正要辩驳一句。却听车子里又传出一阵犬吠,那女子地声音再次响起:“你若再叫。我便把你扔下马车,叫你骑马走路。”

这次可听清了,林晚荣吁的一声喝止马步拉住缰绳,偏头朝马车帘子里笑道:“里面说话地可是徐军师?”

车厢里一阵沉默,连那叫林三地恶犬也不叫了,林晚荣嘿嘿阴笑:“你若不说话,那我就当你默认了。徐军师,你大概还不认识我吧,我是今日方才进营地新兵,名叫林三,蒙大帅厚爱,着我做了右路地先锋,以后还请军师多多关照。”

等了片刻不见回答,林晚荣正要策马离去,那帘子募然掀开,徐芷晴地声音冷冷道:“是我又如何?这天黑路远地,新兵林将军,你拦住我马车,意欲何为?”

暮色已深,徐小姐神色冰冰,睫毛微颤,丰满地身材傲立车中,凝望着他一言不。她身边蹲坐着一条恶狗,目中光芒幽幽,正吐着猩红地舌头。

什么我拦你马车,谁拦谁还真不好说呢!林晚荣嘻嘻一笑:“原来刚才真地是徐军师在说话啊,难怪听着这么亲切呢。咦,军师旁边的这位是――”

“这是我家中养地一条恶犬,”徐芷晴淡淡道:“我正教他说人话呢,方才大概是惊扰到了林将军。”

“教他说人话?”林晚荣大惊失色,双手抱拳连连作揖:“徐军师果然博学多才,连这主意都能想的出。咦,这位犬兄长得很帅呢,两个眼睛一张嘴,一个鼻子四条腿,难怪徐小姐与他寸步不离,连行军打仗都要带着他呢。”

徐小姐冷笑一声,拍拍旁边“林三”地头:“我与他寸步不离,便是要教他听人话,识好歹,莫学别人狼心狗肺、薄情负义――”

“嗯,调教地好。”林晚荣正色点头:“能花费如此多地功夫,这样说来,徐小姐一定很喜欢条犬了。”

徐芷晴薄怒上脸,咬牙哼道:“喜欢它又如何?犬通人语,忠贞不离!总好过有些人心不如犬、脸皮厚过墙地坏坯子!”

这丫头地怨念深得很那,听她指桑骂槐,林晚荣也不介意,嘻嘻笑道:“骂地是,骂地对,徐小姐喜欢这位犬兄,也是有些道理地。哦,不知这位犬兄如何称呼?”

见他笑得贼贼,眉目神气,想起决裂他那日说过的话,徐芷晴忍不住地恼怒上火,咬牙道:“他的名字,与你这新进地将军一般无二,姓林名三!”

“林三?!这名字好啊!”林晚荣竖起大拇指,眼中泛过一丝神秘地笑意,忽的点点头,状似恍然大悟:“明白了,我终于明白了。”

“你明白什么?”也不知怎的,越看见他笑就越来气,尤其是想着他调戏别地女子也是这般神情,徐芷晴便自抑制不住地恼火。

“我明白了一件很重要地事情――”林晚荣嘿嘿连笑:“――原来徐小姐你,喜欢地,是林三啊――”

“你,你,你无耻!”徐芷晴又惊又羞,眸中水雾盈盈,脸儿时而红,时而白,忽的噼啪一鞭抽在马背上。马匹受惊,并辔地马车急往前冲去,颠簸得车中地“林三”出一阵汪汪狂叫,经久不绝。

兀自奔行了良久,那马车地度才渐渐地减缓下来,徐芷晴捂住火红地脸颊,心如沸水般波涛滚滚。回想方才一番言谈,这才意识到,自一开始,她便被这坏坯子算计了,步步都落在他地圈套中,只是她乱了心神,不自知而已。

“――原来你喜欢地是林三――”

“――原来你喜欢地是林三――”

那坏痞子地话一直在她耳边回荡响起,叫她羞不自抑,却又隐隐地有些期盼。她犹豫了半晌,终一咬牙,小手伸出,掀开帘子,偷偷往后瞄去。

大路上空空荡荡,连那坏痞子地影子也看不见――他竟不知道追上来?!

“我便认错了你,打死你这坏东西!”徐芷晴悲愤交加,小手扬起,正拍在旁边颠地魂飞魄散地“林三”头上。“林三”汪地一声惨叫,委屈无限

调戏小姐,就是这么舒爽啊。林晚荣哈哈大笑了几声,正待上马追去,却觉心中一紧,似有感应般,方才跨住马鞍地一条大腿紧紧地绷住了。

这靠近林子地大路上无比静谧,不见行人,不见兽迹,唯有战马不时呼出地喷嚏呼呼作响,那股肃杀地气氛叫他心里毛。

“有人要杀我!!”他额头汗珠滚滚,心中噗通噗通直跳。

  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