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零一章 谢谢你,我恨你

轻挑的油灯,出一阵噼里啪啦的轻响,蹦出朵朵耀眼的火花,屋内的气氛安静异常,林晚荣仿佛能听见自己怦怦的心跳声。

徐长今美目轻闭,两颗豆大的泪珠缓缓涌出,脸上泛起一抹异常娇艳火热的红色。吹弹可破的娇嫩肌肤光泽无比,在灯下仿佛水晶般晶莹欲滴,瑶鼻桃腮,美丽的眼睛轻轻闭阖,红润的樱桃小嘴微微张开,颤抖着,吐出阵阵火热而芬芳的气息。

她全身上下只着一套火红的亵衣,丰满高耸的酥胸露出小半,饱涨的**将亵衣高高顶起,深深的乳沟惹人遐思。盈盈不足一握的腰肢,如滑脂般细腻,丰腴的美臀,就如新生的磨盘,圆滑饱满,修长的**紧紧闭合,光洁玉润,仿佛牛奶洗过一般,找不到一丝的瑕疵。修长的**微微抖动,那美艳的玉白,在幽幽灯光下,闪烁着诱人的光泽。这凸凹有致,曲线窈窕的美妙躯体,便如一件完美无缺的艺术品,让人不忍触摸。

“大人,求您拯救我高丽子民吧,为了他们,长今什么都愿意付出。”徐长今泪落满脸,如梨花带雨,身体瑟瑟抖,乍看柔弱无依,再看美艳脱俗。

“长今妹,你这是做什么?君子爱色,取之有道,得之无道,**烂掉。”林大人振振有词,双眼却忍不住的落在长今妹身上,软玉酥香山峦起伏,玲珑浮突处处盛景,罗衣紧贴山峰小腹,臀部丰满高翘,**柔美修长,全身划出一个美妙的弧线,煞是养眼。

***,这时候的高丽女人应该还没有整过形吧,这些还应该是原装的真材实料,林大人不由自主想到。

徐长今羞涩满面,美丽的下唇都要咬破了:“大人,求您答应长今的请求,长今什么都愿意付出,只求能解救我高丽民众。”

听她一言,林大人勃然大怒:“徐小姐,你这是什么意思?当你是交换的货物,还是我是傻冒的凯子?我很郑重的告诉你,你,把一个人看简单了!”

徐长今嘤嘤哭泣道:“大人,您就当我是货物吧,除了这个办法,我再也想不出其他的主意了。高丽危在旦夕,人民在流血,长今一介柔弱女子,除了这唯一的出路,还有什么办法?”

“你很柔弱么?你高丽人民真的孤苦无依么?你口口声声说为了高丽子民,你以为自己很伟大么?”林大人冷笑道:“你真当我林三是凯子啊。为你几句话,就要去打一仗。”

听他如此说法,似乎也激起了徐长今的傲气,她脸上羞红之色更浓,却勇敢的挺起了胸膛,掩映在火红亵衣里的**阵阵颤动:“林大人,难道我说错了么?长今不求自己伟大,不求万年留芳。只求我高丽同胞能够幸福安康,永远开心快乐的生活,这也错了么?”

她激动之下,粉嫩的肌肤泛上阵阵美丽的红晕,看得林晚荣眼花缭乱,心中旖旎不止,只得暗念波若波若密,将那股邪火压了下去。

“徐小姐,总算你还有些自知之明,知道是在祈求高丽人民幸福安康,你句句不离高丽人民,你真的很伟大!可是,你别忘了,你现在来请求的,是大华人民。你为我大华考虑过没有?为了拯救你们高丽人民,我大华儿郎要跨国远征,要征战沙场,多少人将失去生命,多少妻子将失去丈夫,多少孩子将失去父亲?我大华国库要亏空多少?你算过没有?你高丽人民是少受苦难了,可那苦难难道都凭空消失了?!不是的,它转移到我大华民众身上了,我大华在代你高丽吃苦受罪,你明白否?”

林晚荣一口气说话,心中只觉得畅快无比,最讨厌你们这些口口声声叫嚷着救国救民的人物,喊起口号来一套一套,办起实事来,十个人还顶不上一个人。

“可是林大人,你有否想过,一旦东瀛吞并我高丽,在6地立稳脚跟,以他们的狼子野心,下一个对付的就是大华。到时候大华子民还是一样的受苦受难,便如我高丽人民一样,难道你们真的可以逃脱么?”徐长今丝毫不惧他气势,反唇相讥。

林晚荣嘿嘿冷笑:“徐小姐,你说的不错,吞并高丽不是东瀛的目的,他们的最终目标是我大华。也正如你所说,大华人民早晚要面对这一场灾难,可那时候我们要打的,是一场有准备的战争,而不是像现在这样,听信你三言两语,便匆匆兵,造成两面受敌的被动局面。弱肉强食是这个世界的规则,你热爱你的祖国,那就不仅仅要热爱她的繁盛,更要能够忍受她的苦难。这个世界上,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,不要把希望都寄托在别人身上。想想我大华面临突厥屠刀,多灾多难,又何曾求过谁来?”

徐长今倔强的一言不,林晚荣轻轻一叹:“国与国之间没有永远的朋友,只有永远的利益,如果是你个人受难,我可以为你两肋插刀。但是事关国事大局,就绝非义气两个字所能囊括。徐小姐,你们的苦难,不是我大华造成的,我们不欠你什么。说的不客气一点,你们高丽反抗东瀛这场战争,是在为我大华争取时间,我们巴不得你们越惨烈越好,为我大华腾出时间,等我收拾了突厥,回头再收拾东瀛。对不起,我说的很直接,也许你听了会伤心,但是我若不说,你可能会更伤心。”

徐长今听得一阵阵的心冷,望他一眼,脸如死灰:“林大人,这是你的真心话么?你们大华不是口口声声言称友邻之邦,有难必帮么?难道真的如此势利?”

林晚荣不屑一笑:“友邻之邦?徐小姐,冰冻三尺,非一日之寒。我大华强盛之时,四方来拜,高丽百夷臣服。你们都很恭顺,因为那时候臣服大华有利益可占,那时候我们是友邻之邦。可是我大华积弱之时呢,墙倒众人推,人走茶就凉,暗地里下套的,背后藏钉子的,不是你们是谁?自我大华与突厥激战以来,你们有几个是真心臣服,真心对待我大华的?不要说你不知道,此次朝贡,若非突厥与东瀛联手派人去威胁高丽。你们会来大华么?怕是对我天朝皇帝的敕令,连理会的心思都没有。”

“那是因为我高丽国小,无法面对强敌压力,所以,只能――”徐长今无奈苦叹。

林晚荣哼了一声道:“这不就对了?当我大华有难之时,你们面对强敌的威胁,保持了沉默。无形中牺牲了大华的利益,现在可好。你们利益受损之时,就提起友邻之邦,要我大华牺牲自己利益去帮你,我凭什么啊?!真当我是凯子?!还亏你口口声声爱国爱民,以为自己很高尚么?你爱的是高丽国民,不是我大华。到我面前来喊口号没用的。你付出多少,就得到多少。这是万古不变的真理,徐小姐,好好想想吧!”

林晚荣说的火起,抱起那碗药膳汤,咕嘟咕嘟喝了两大口,心里的怒火才平静了些,眼光落到徐长今曼妙玲珑的躯体上,那诱人的丰胸翘臀**,看的他口干舌燥。***,要命了,和女人讲国事,真是***对牛弹琴,抱住药膳,又喝了两口。

徐长今软软的瘫倒在地上,喃喃自言自语道:“难道我高丽,真的无救了么?林大人,你博学多才,求你帮我们想个办法吧。”

她这一瘫坐之下,修长的大腿浑圆饱满,纤细的小腿匀称结实,腿根深处风光隐现,格外的诱人。

还让不让人活了?林大人哀叹一声,算了,做君子太辛苦,老子还是放心大胆的看吧,又少不了她一块肉。他心思放宽,目光落在大长今那丰满圆润的大腿上,一时看的入了迷,就连她的问话也没听清。

“林大人,林大人――”徐长今心中狂跳,见他目光在自己身上巡礼,尤其落在自己美腿上居多,脸上火热滚滚,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。尤其是他既不答应帮忙,义正严词的教训了自己一通,却又大言不惭的欣赏自己的美色,天下无耻他认了第二,没人敢认第一。

“啊,什么事?”林晚荣急忙擦了一下嘴角口水,面色正经道。

徐长今哀叹一声:“大人,若您能想出其他办法拯救高丽,长今一样是您的。”

这丫头觊觎我的美色,到了如此痴迷的地步?林大人义正严词道:“徐小姐,我是个有原则的人,任何人想霸占我,那都是痴心妄想。你高丽面对如此局面,若一味将心思寄托在外人身上,那绝不可取,还得从自身挖掘潜力,抵抗东瀛才是。”

“那我高丽岂不是为大华做了嫁衣?耗尽举国之力反抗东瀛,却始终逃脱不了亡国之举,到头来,便宜让大华占尽?”徐长今这高丽最富盛名的奇女子,终于露出她柔弱无依的一面,低下头去弦然欲泣,说到占便宜时,头像鸵鸟一般埋到胸前,也不知是在感慨高丽,还是在感慨自己。

“长今妹,不要光想着自己。若照你这想法,那我是否也可以说,我大华也为高丽做了嫁衣,若非我大华拼死抵抗突厥人,高丽那弹丸之地,早已沦落在突厥人的铁骑之下,便宜都让你们高丽占尽了。”林晚荣不紧不慢的说道。

貌似歪理,却叫徐长今无法反驳,她呆呆愣在地上,泪珠如雨点般落下,一言不。

高丽的男人都哪儿去了?叫一个弱女子承担如此重责!说到底,林晚荣对长今妹绝无恶感,龌龊的欣赏她酥胸美臀半遮半掩风光的同时,对她也充满了同情。

“罢了,罢了,谁让我是你的晚荣哥呢,我不帮你谁帮你。”林大人沉思良久,终于开口道。

徐长今听得一喜,抬起头呆呆望着他道:“大人,你说真的?你是真的要帮我?”

“唉,我这个人一向最心软的嘛,你又是我的长今妹,真的很头疼啊。”林晚荣无奈地拍拍额头,脸上满是困顿之色。

徐长今顾不得身着亵衣,从地上一跃而起,扑到他身上抓住他胳膊,欣喜道:“是真的吗?你真的要帮我了?大人,你真好!”

一阵淡淡的粉香自长今身上传来,那薄薄的亵衣便如一层纱一般,隔在二人中间,更添诱惑。长今藕臂微舒,抱住他胳膊,香肩柔腻圆滑,肌肤光润如玉,胸前巍巍颤颤的乳峰,正顶在他臂上,显示出丰腴的魅力。她长长的睫毛带着些泪珠微微抖动,洁白晶莹,美艳不可方物。

林大人一低头间,就见那薄薄的亵衣抖落松散,两团雪白的柔软高高耸起,双峰间一道沟壑深不见底,叫人眩晕。

“长今妹,问你个很深刻的问题,你一定要如实回答我。”林大人强自抑制住流鼻血的冲动,严肃无比问道。

徐长今点了点头,只听林大人道:“你们高丽现在有没有流行整形整容?”

“何谓整形整容?”徐长今不解道。

“说的简单点,就是把鼻子垫高,下巴削尖,胸部里面塞点泡沫,**上再加点脂肪更翘一点。你们现在有没有人做这个手术?”

徐长今羞不可抑,急忙摇头道:“大人,您说到哪儿去了。女子以天然为美,怎会有人去做这种恬不知耻的事。”

林晚荣哈哈笑了一声,看来这个是货真价实的了,高丽也有纯天然的东西,难得啊。

非礼勿摸,非礼勿摸!林大人拥着长今妹细细的腰肢,大手顺势向下滑,徐长今啊了一声,脸色羞红,急忙退了开去。她脸红如火,正色道:“大人,您――”

“唉,不要再和我提那件事了!”林晚荣大义凛然的摆摆手:“长今妹,你想得到我的心情,我可以理解。但我绝不是三心二意之人,请你尊重我一点,好吗?”

徐长今哭笑不得,只得微微点头:“大人,我不欺负您了。就请您快快说说,要如何拯救我高丽吧。”

“你不要动,让我想一想。提醒一下,你千万不要想歪了,我是一个正直而又深刻的思想者,你在我眼里看不到任何淫秽和**的东西,是不是?”林大人盯住徐长今美妙的玉体,眼也不眨的道。

这样也能行?如此赤身**任一个“正直”男子观看,徐长今羞愧欲死,酥胸一阵急抖,两条雪白圆润的大腿紧紧崩起,便如一条浮了水的美人鱼。偏偏林大人的大帽子盖下来,她动也不敢动,要不然,林大人一时失神想不出办法,高丽人民的幸福就葬送在长今手上了。

时间一秒一秒过去,林大人嘴角的口水如瀑布般留下,也不知是如何思考的。

“长今妹――”林大人伸出大手,满面**地向徐长今摸去。

“林大人,你――”徐长今惊骇欲死,慌乱之中,拿起桌上装药膳的坛子就往他手上砸去。

林大人“哎哟”一声惨叫,倏地立起,随便扯起地下一块布料掩住手腕,满面苍白道:“经过我痛彻入骨的思考,差点精神脱体,想得口水都流出来了,终于找到了一个解决之道――咦,长今妹,你拿这么一个大坛子干什么?”

徐长今无语,原来大人真的在认真思考,竟然精神脱体,看来方才不是他真心的举动。

“大人,您寻到了什么办法?”徐长今羞愧有加,急忙言道。

“这个办法呢,其实说来也简单。正如方才我所说,我大华与东瀛未来必有一战,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。但我大华现在面临北方突厥极大的威胁,此时尚抽不开精力来解决外部问题,所以嘛,就有点为难,不过呢,也不是没有解决办法。”

这个观点方才已经听林大人提过了,听他说话没有任何新意,徐长今急道:“大人,您到底要说什么?”

贼妮子,刚才这一下砸的老子差点喷射了,不调调你的胃口,真对不起咱这只手。林大人嘿嘿笑道:“我说过了,去拯救高丽,是牺牲了我们大华的利益。不过呢,若你们有办法把我大华的利益给补回来,那倒不是没得商量。”

“把大华的利益补回来?”徐长今也不是笨人,沉吟一阵,试探道:“大人,你是说贵国出兵的军费粮饷、战损抚恤?”

林晚荣微笑不语,不说是,也不答不是。

这家伙讨厌死了,见林大人目光在自己身上不断巡视,徐长今面色羞红,思虑一会儿答道:“我高丽国力羸弱,一下子怕是拿不出这么多银钱来,不过这事可以商量,我会向王上禀报。”

这倒奇怪了,你一个小小宫女,竟然可以直接向高丽王禀报?难道她跟高丽王有一腿?不会啊,看她双腿紧闭,分明还是处子。林晚荣奇怪看他一眼,徐长今叹道:“大人,您不要问那么多,您这要求,我会向王上禀报。”

“徐小姐,你弄错了,这可不是我的要求,而是你自己提出来的,我也没有答应。”林晚荣笑道。

“什么?”徐长今惊怒交加,猛然立起:“大人,您到底想怎样?”

她这一立起,凹凸有致曲线玲珑的躯体正抵在林晚荣身上,煞是惹火。

“我能怎么样?”林晚荣双手一摊,苦恼道:“长今妹,我现在可是友情出手,你若不想听,那就算了。”

“你,你――”徐长今浑身急颤,泪珠如雨点般洒落下来:“大人,你就会这般欺负我!你到底还有什么要求,一并说出。”

“其实,你刚才说的这几点也不少了。”林晚荣笑道:“不过,你漏了最重要一点。眼下我大华正面临突厥之患,却突然要出兵相助一个毫不相干的高丽,变成腹背受敌,随时都有亡国之危险,我们要如何向大华的百姓交代?如何师出有名?这可不是个简单的问题,闹不好的话,会被有心人利用,引起大华内乱的。”

林大人将后果说的如此严重,徐长今担心他反悔,急忙道:“那你有什么办法?”

“办法么,也不是没有,就看你们高丽王能不能接受了。”林晚荣叹了口气道。

“你快说。”徐长今对他吊胃口的举动深为不满,连大人也不叫了。

林晚荣笑笑道:“我大华现在无暇对外,但若是内部事宜,则大大的不同了。若高丽之事,变成我大华的内政,那一切都迎刃而解了。”

“什么?”徐长今大惊,脸上满是怒色:“你,你要吞并我高丽?”

“小姐,有点耐性行不行?”林晚荣苦笑道:“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吞并?”

“那你是何用意?”徐长今怒道。

林晚荣高深一笑:“我们可以采取一个特殊的方法,叫做一体两制!你们高丽现在名义上不是我大华的附属,每年要向大华纳贡么?干脆更进一步,由高丽王承认大华皇帝的中央政权,宣布两者为一体,但是高丽继续由高丽人统治,你们拥有完整的司法、经济权益,只不过外交和军事,交由大华统一搭理。这个叫做一体两制,高丽人治高丽!这样东赢人若要进攻你们,那便是进攻大华了,他们有没有这个胆子?这是个问题。而对于你们高丽来说,没有任何损失。唉,一个何其伟大的设想啊!”

“一体两制?”徐长今细细思索一番,她可不笨,立即想到了其中的关键,怒声道:“没有了军事与外交权利,我高丽国存在着还有什么意义。”

“徐小姐这话问的好。”林晚荣冷冷一笑:“当我大华帮助高丽抵抗了东瀛,驱走了倭人,你们的威胁再不复存在。那高丽军队保留着还有何意义?没有了东瀛的威胁,你们在防范谁?防范我大华么?大华出兵帮助高丽驱走倭人,高丽却引兵严防大华,徐小姐,你要是我大华皇帝,你会傻到这个份上吗?我们出兵还有何意义?高丽只想白占便宜,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情?”

不可否认,林三正说到点子上,人人都有私心,徐长今虽是聪明,论到这些,又如何是林三的对手,只得沉默以对。

“高丽大华一体之后,两地可以自由通商,自由婚配,大华鼓励两地居民相互移居。高丽学堂中增加华语教学。”林晚荣微微一叹道:“政治是没有正义的,有得到就要有付出。是亡国还是忘种,你们要想清楚了。你如实转告高丽王,我也向大华皇帝启奏。唉,真是为难死我了。”

这方法简直就是欺人太甚,但正如林三所说,亡国还是亡种,只能有一个选择。徐长今内心凄苦,抹泪道:“你为难什么,我高丽都被你欺负到这般田地了。”

林晚荣苦笑道:“我有必要欺负你么?投怀送抱都不要,你见过这么老实的人么?说实话,徐小姐,我最讨厌政治,尤其讨厌和女人谈政治,此次若非你苦苦相逼,我也不会和你说起这些,真的浪费了一堆脑细胞。唉,你别哭啊――”

徐长今的泪水却像泄了闸的洪峰,奔流不息,她满面含泪,如梨花带雨般楚楚可怜。林大人心疼的拍拍她肩膀:“长今妹,小心着凉,还是先把衣服穿起来再说吧。”

“要你管!”徐长今急急抹了把眼泪,怒气直线上升,再也不愿在他面前赤身**:“把我的衣服还给我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林大人惊道:“小姐,虽然我很善解人‘衣’,但是上天怜见,你的衣服可不是我脱的啊。”

“你手上拿的是什么?”徐长今哼道。

林晚荣低头一看,原来方才拿来包手的布料,竟是徐长今洒落在地上的衣衫。惭愧,惭愧,林晚荣嘿嘿干笑了两声。

徐长今穿好衣衫,走到门口,又回头望了他一眼,眼神复杂难辨,良久才开口道:“我会把你的意思转告王上,最终会出现什么结果,我也不知道。”

“其实我真的不想做恶人,你也知道,我一心向善的。”林晚荣无奈摊手。

徐长今点点头,忽地冲了过来,在他脸上亲了一口,泪流满面道:“晚荣哥,谢谢你,我恨你!”

她转身飞快的跑了出去,眨眼之间便不见了踪影,林大人摸了摸脸颊,无奈一笑:跨国恋爱?我真的还没准备好哦。

  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