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四十八章 退货

从突厥人的营地出来,纵马狂奔一阵,将胡人帐篷远远的甩在了身后,林晚荣才放慢了度,高大的突厥马缓缓迈蹄依依而行。

看准四周无人,林晚荣将怀里藏着的自阿史勒手上抢来的“辣鼻草”取出,仔细观察起来。这些生在突厥的“辣鼻草”,叶子粗糙,远不如他前世看到的烟叶那么细嫩,切割的也很是随意,突厥人很少用纸,更不要说卷烟了,对“辣鼻草”还只会用鼻子吸。若这玩意儿放在大华,怕是早就风糜起来了。

将叶子放在鼻边狠狠的闻了一口,虽然烟叶粗糙还带着呛鼻的味道,林晚荣忍不住舒爽的叹了口气。这玩意儿可是个好东西,要是能在大华大量种植,然后贩卖到高丽东瀛甚至欧洲,那大华可就大赚了。也不知道现在大华的百姓有没有开始种植烟叶的,若是没有,那就只能打到突厥去了,禄东赞说这烟叶生长在阿尔泰山以北,等什么时候和老徐研究一下地图,派几个人去把它占领了算了。

他心里胡乱意淫了一会儿,便已绕道来到了昔日与苏慕白对抗的校场,只见场上锣鼓轰鸣,杀声震天,千万匹战马奔腾而来,似是在演练骑兵会战。胡不归等人早已归了建制,至大军出前,李泰数十万大军中的精锐每天都会在这里操习演练,针对胡人擅长马战的特点,李泰将重点放在了骑兵对抗上,胡不归、杜修元、许震等人因此深得重用。

“林将军,你怎么来了?!”见林晚荣骑着大马,慢悠悠的向营区行来。早已得了禀报的李圣和胡不归急忙赶了出来。

林晚荣翻身下马,拍了拍突厥大马的马背,笑着道:“胡大哥,你认得这是什么马吗?”

胡不归不屑地嗤之以鼻:“突厥大马,体形高大,劲道猛烈,擅长奔袭突刺,弱点在于耐力,我在北方前线的时候,见过突厥马无数次了,也不是什么宝贝。林大人,你这是从哪里弄来的?”

林晚荣神秘一笑:“这些杂种的突厥马,当然算不上宝贝了。可若是纯种的汗血宝马呢,胡大哥。李大哥,你们见多识广,可曾见过汗血宝马?”

“汗血宝马?”胡不归大吃一惊:“汗血宝马乃是突厥特产。传说是天马的后裔,体态高骏,日行千里,在突厥数量也是极少,我昔年与胡人交手时,在草原上曾见过一匹。林大人,你怎么说起汗血宝马了?莫非你见过!”

林晚荣嘿嘿笑道:“汗血宝马么,也就稀松平常的很。吃的是草,拉的是屎,我家里昨天刚进口了两匹,什么时候让几位大哥去遛遛。”

“两匹?”胡不归眼睛睁得大大,满脸不可置信的神色:“林将军,你不是开玩笑吧。这汗血宝马一匹就可价值千金,你什么时候弄来了两匹?是从哪里进口的!”

“是别人行贿送给我的。”林大人神秘兮兮道。

胡不归和李圣听得一阵惊愕,林将军果然非同凡人,连受贿的事情都说的这么直接。

“咳,咳,”胡不归打了个哈哈:“原来是朋友送的啊,林将军,我胡不归这一辈子还没摸过汗血宝马呢,什么时候能去你府上看看?”

“没问题。”林晚荣骚骚一笑:“胡大哥还真是行家。那汗血宝马浑身鬃毛金黄柔软,比摸女人的大腿还要舒服。等把这件事办完了,你叫上兄弟们到我家里,咱们开个宝马会,让这些汗血宝马脱光了衣服,咱们摸一摸,流点汗血,哈哈哈哈!”

真是个淫人,不过我喜欢!胡不归和李圣跟着林大人哈哈大笑了起来。几人说了几句话,胡不归道:“林将军,你今日来找我们,可是有什么事情要交代我们去办?”

胡不归几人与林晚荣相处时日久了,对他的脾性摸得清清楚楚,这林将军平时闲着没事,是绝不会到军营里逛的,若是溜达过来了,那就准是有什么坏水了。

林晚荣朝李圣抱拳,嘻嘻一笑道:“这个,就要麻烦李大哥了。李大哥,我们神机营的大炮现在改进的怎么样了?”

李圣四周瞅了一眼,小声道:“我们前几日刚刚实验过,经过改良后的火炮,射击距离可以到一里地,威力却不见减少多少。同时,徐小姐还想了办法,为火炮增加底座,转动更加灵活,重量也减轻了不少。”

徐芷晴那丫头怎么对什么都感兴趣啊,搞天文数学不算,连弓弩大炮也要玩。林晚荣点点头道:“李大哥,你帮我一个忙。找一门最笨重最老的火炮,仔细调校一下,再重新粉刷一遍,弄成跟咱们新大炮样子差不多,上面写几个字,弄两个车轱辘架上送给我,我有用处!”

李圣奇怪道:“林将军,你要这个做什么?又老又笨重的火炮,我们早就淘汰了,你要想玩炮,我给你弄门最新的,两匹马就可以拉动,还能四周转动调整角度的。”

林晚荣哈哈大笑:“李大哥,我要的就是老炮。记住了,这炮外观得崭新明亮,样子要就跟新的一样,但是里面全是废铁,怎么都不能打响!然后再在上面涂几个洋文,让他们看不懂的。总之,越洋气、越新潮、越能唬人,那就越好。”

李圣听得满头雾水,但林大人狡猾奸诈,从没吃过亏,按照他说的去做,肯定没问题。李圣不好意思道:“将军,按您的想法做,肯定没问题。但是那炮身上涂洋文,在下才疏学浅,请问,什么是洋文?涂什么样的洋文?”

林晚荣从怀里取出纸笔,刷刷写下几笔,递给李圣道:“就写这几个字吧,记住,颜色一定要鲜艳,要显眼!”

李圣看着那几个弯弯曲曲的字母直愣,胡不归也是大眼瞪小眼:“将军,这就是洋文么?您真厉害!这玩意儿怎么个念法,又是什么意思?”

林晚荣接过纸片,指着上面几个字母道:“大家跟我念,f-u-c-k,法克,法克,一定要法克。”

“法克,法克,一定要法克。”李圣和胡不归谦虚好学的跟着林将军大声念了起来,林晚荣哈哈大笑道:“法克,爽啊!记住了,这几个字就涂在大炮上,老子给它命名了,就叫法克炮!”

“将军,这个法克,到底是个什么意思?!我怎么感觉您很喜欢法克?”李圣奇怪道,胡不归也连连点头,深以为然。

林将军白眼一翻:“唉,两位大哥,我是个文明人,本来不想说粗话的,但是你们一定要逼我,这个法克的意思就是,就是,哦,胡大哥,听说你在八大胡同轧了个姘头,那你们每天晚上干的那事,学名是怎么个说法?”

胡不归老脸一红,不好意思开口,李圣笑着抢道:“胡大哥,那叫欢好,是不是?!”

林大人摇头道:“欢好这个词太文明,不过你们也难得文明一回,就这么的吧,法克的意思就是欢好,狠狠地欢好!”

“法克炮?欢好炮?”胡不归和李圣面面相觑,拼命的忍住了笑,这林将军果然天纵英才,起的这炮名,绝了!

落定了“欢好炮”的事情,林晚荣虚心的向胡不归请教起地理知识来,最关注的就是那生长烟草的科布多。按照他的想法,资源是死的,人是活的,突厥没有意识到烟草将会给社会带来多么大的变化,那我林大人就勉为其难去帮帮忙好了,杀到突厥去,抢他们的女人、抢他们的宝马、抢他们的烟草。自古以来就只有突厥人抢大华,为何我大华就不能抢突厥?俗话说的好,退一步,海阔天空,进一步,快乐无穷嘛!

胡不归听林大人满嘴跑火车,什么乌兰乌德,什么伊尔库次克,什么色愣格河、车车尔勒格、乌斯季库特,甚至连哪一块地是突厥人从谁手里抢来的都弄得一清二楚。胡不归一阵激动,紧紧的握住林将军的手道:“将军真乃神人也。末将与胡人交战多年,也只知道巴里坤一带,将军未曾上阵,却连他们的历史与汗都都了解的如此清晰。老天佑我大华,将林将军派给我们,他日上了战场,凭将军胸中的丘壑,定可以运筹帷幄之中,决胜千里之外。”

这老胡的马屁功夫也大有长进啊,林晚荣腼腆道:“胡大哥见笑了,小弟只不过爱好学习,读书破百万卷罢了。”

李圣与胡不归对林大人的不要脸已经习以为常了,他哪天要是不吹了,那才是不正常。当下林晚荣依照从禄东赞那里学来的半吊子地图,画了个大概,胡不归加以补充,将科布多的具体位置标了出来。虽然不知道林将军为何对科布多如此感兴趣,但见他此时态度与先前有极大差别,从“要我打”转变为“我要打”,胡不归心里自然高兴万分,对他毫无保留,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

从校场回到城中的时候,正是夜晚时分,林晚荣想起还有高丽与诚王的两个宴会,一时有些踌躇,也不知该不该去。高丽的宴会倒还罢了,但是自己一直与诚王对着干,这老小子主动邀请自己赴宴,不知道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。

在城中走了一阵,到了一处僻静地,林晚荣忽然止住脚步,贼头贼脑的四处张望一番,轻轻叫道:“仙子,仙子――”

叫了几声,四处一片寂静,无人应答。林晚荣心里疑惑,按照协议,仙子应该随时跟在身边保护自己的啊,今日到胡人营中,也不知她躲在哪里。

“宁仙子――雨昔,雨昔――”林晚荣大叫了两声,便觉身边清风袭来,一阵暗香拂过,转头一看,就见宁仙子面沉如水,静静的站在了自己身旁。

“咦,神仙姐姐,你从哪里飞来的?”林大人奇怪的打量了她一眼:“我刚才寻了你半天,却没见着你人影!”

宁雨昔脸上毫无表情,淡淡道:“你方才叫我什么?!”

“宁仙子啊!”林晚荣张嘴就答。

“后来又叫了什么?”

“雨昔――”

“啪”地一声轻响,却是一柄剑鞘疾驶飞出,气势凌厉,直往旁边树上挂去,入木三分。宁仙子望着他,面色如水,眼角却已有一分薄薄的怒色。

“雨昔,你这是怎么了?剑鞘和宝剑可是一对,你怎么好意思拆开他们呢?!”林晚荣嘻嘻一笑,腆着脸皮道。

“雨昔这两个字,不是你能叫的。”宁仙子收拾了心境,面色平静的说道:“你可以叫我宁道人。我答应了护卫你的生命,可没答应不让你伤残。你若是身上少了些什么东西,只要留得命在,我也不算违背约定。你想清楚了。”

“雨昔,你出家了?看不出来啊!唉,真是糟蹋了一锅干粮啊!”林大人摇头感慨,脸上满是可惜之色。

宁雨昔刷拉一声,手中长剑飞出,自他耳边穿过,林大人只觉耳边一凉,几根伸出来的头便应声而落,悄无声息。

求月票,求推荐票!码完这一章,还要继续在公司加班,不到凌晨一点肯定回不了家,已经这样鏖战了二十多天了,快要崩溃了!求兄弟们的票票支持,月票、推荐票统统都要!

  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