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一十三章 首胜

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站在城楼上,与徐渭、李泰一起观看演习的徐芷晴见了眼前情形,忍不住眉头轻皱,悄声问道:“不是说好双方各有千人么,怎么苏将军这边突然多出这么些人马?”

徐渭亦是疑惑不解,望了李泰一眼,老将军饱经风霜的脸上并无丝毫表情,沉声道:“一切贴近于实战,出现任何意外,都属正常,战争是不会讲条件的。这一点上,苏慕白做的很好,那林三怕是要吃亏了。”

徐芷晴咬了咬牙,方才是她亲口告诉林三,双方各有千人参战,哪知眨眼之间,苏慕白却变出了五倍的人马,算起来,虽然出于无心,却是她错报了信息,陷林三于险境。她心里有些恍惚,这一阵林三能坚持下来吗?

皇帝听见几人谈话,顿时大有兴致的道:“哦?徐爱卿,李爱卿,照你们如此说来,这兵马变动,竟是苏慕白临时为之?尔等并不知情?”

李泰抱拳道:“禀告皇上,兵者,诡道,苏慕白此举正合用兵准则,也出乎诸人意外,这一场实战,怕是会热闹的很。”

皇帝脸上露出丝丝笑容,点头道:“成大事者,不拘小节。这苏慕白能有此奇招,倒也不枉朕将他安插到老将军身边学习的一片苦心,很好,很好。徐爱卿,你认为苏慕白和你推举的那奇人之间,孰优孰劣?”

徐渭思索一阵,抱拳道:“禀皇上,苏状元用兵神奇,确有过人之处。但微臣推荐的这人,却也不是那般轻易被击败的人物,这一仗怕是有的打。”

“要打。要好好的打。”皇帝大笑道,眼中露出一丝神秘的笑意:“诸位爱卿,今日演兵却有此意外情形,让我等可以亲眼目睹我大华雄狮真刀真枪的较量,乃是百年难得一见,我们便在这里静观其变吧。”众臣见皇帝兴致高昂,便都轰然应是,又把目光放到了校场之中。

徐渭焦急地望了远处一眼,只见远处苏慕白的五千兵马阵型稳健,密密麻麻,如潮水般向对面攻去。林三虽是处于劣势,但军中军容严整,并无丝毫盲动。他心里升起丝丝希望:林小兄。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啊。

李泰见徐芷晴满面忧虑,便道:“芷晴丫头,你看这一仗,是苏慕白胜,还是林三打赢。”

徐芷晴沉默不语,喟然良久才道:“谁胜谁败,芷晴不敢妄断,我只知道一点,即便是苏慕白取胜,也必定是惨胜。”

徐渭看了徐芷晴一眼,点点头笑道:“芷儿,你倒是把这林三看的透了。这人行事做人不拘一格,处处都能出人意料。”他转向李泰道:“李老将军,我们赌个东道。今日这一阵,若是林三能胜,我便请你到我家喝上三天酒。”

李泰还未说话,皇帝却是听得津津有味,笑道:“徐爱卿,听你如此说法,莫非是你对自己推荐的奇人并无信心。转而看好苏慕白?要不怎么舍得出这酒钱?”

徐渭摇头道:“非也,非也。老臣巴不得卖出这顿酒去。若是林三胜了,我纵是赔了老本。请诸位同僚喝上十天十夜,也是心甘情愿。”

皇帝笑道:“这倒着实有趣了。徐爱卿,你这东道,便也算上朕一个吧,朕也想去你家里尝尝那尘封已久的女儿红呢。”

一句话说的众人大笑,徐芷晴却是羞红上脸。徐渭珍藏的女儿红,便是专为嫁女儿用的,可惜徐芷晴红颜薄命,还未过门,那未见过面的夫婿便战死在沙场了,这女儿红再无开启之时。

皇帝这番话是故意调笑女军师,众人听得开怀,唯有李泰摇头一叹。误了徐芷晴的终身,实乃李家之过。他看了徐芷晴一眼,叹道:“芷儿,你若是有中意的人儿,便跟伯伯提出来,伯伯为你保大媒。你是老徐家的闺女,也是我李泰的闺女,我们一定风风光光,把你嫁出去。”

徐芷晴脸色微红,大方一笑道:“谢皇上和李伯伯厚爱。芷晴醉心万物,对这女儿之事并无丝毫留恋。我徐家的美酒,便请诸位放怀畅饮就是。”

“快看――”徐渭正聚精会神的望着远处沙场,忽然出一阵惊叫,吸引了众人的目光,众人眼光一转,便向校场看去,只见那林三军中军旗飘动,人影晃晃,林三开始动作了。

听到林晚荣的话音,胡不归和杜修元举头望去,只见校场上尘沙飞舞,黑压压的一片人头,万马齐鸣中,数不清的人头像奔涌的潮水,飞向己方冲来。

“***,至少五千人。”胡不归咧了咧嘴道,眼中闪过一丝兴奋之色:“这次可有的打了,那个状元郎还会玩这一手,倒不是个草包货。”

李武陵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大场面,他年纪虽轻,却是军中世家出身,见了眼前情形,将手里的长刀一挥,骏马嘶鸣,兴奋地大叫起来:“打啊,打个过瘾。”

这两个都是战争狂人啊,杜修元苦笑一声,他擅长谋略,遇事沉着冷静,见眼前对手五倍于己,来势汹汹,气势猛烈,担忧的望了林晚荣一眼,轻道:“将军,怎么办?”

苏慕白的骑兵来势极快,眨眼便已到了粮草车前,见林三的军士弃车而去,骑营众兵士眼中闪过一丝轻蔑,马势不停,直接冲开那阻挡的粮草,数千的人马一涌而过,满车的干草被冲的七零八落,形成一条长长地草线,甚为壮观。转眼之间,骑兵便已突破了这干草防线,径直往林三军中冲来。

“轰――”一声凄厉的尖叫乍然响起,硕大的炮弹像是长了眼睛般,正落在骑兵背后的干草堆上,那草堆瞬间燃烧。

苏慕白的骑营千户顿时冒出一身冷汗,这是兵演,不是实战,林三竟敢如此开炮,他莫非疯了不成?

思虑未完,便又爆起一阵惊天的巨响,却是那干草堆急剧的爆炸起来,一声响过一声的剧烈爆炸,似是连珠炮般不断响起,滚滚热浪铺面而来,刹那之间,干草堆剧烈爆炸燃烧,形成一条长长的火海,将骑营与步营瞬间隔成了两截。

炸药!骑营千户瞬间明白了其中的道理,这草堆中间竟是隐藏着层层的炸药,为了示敌以弱,林三故意将这干草弃之不顾,便是为了让自己等人放弃警觉,然后以炮火点燃炸药。妈的,这还是演习吗?林三这是在杀人啊!

灼灼热浪传来,冲锋在前的战马感受到了**后那滚滚的火势,顿时一声长鸣,放开四蹄,拼命向前奔去。这些本是训练的精熟的战马,平日里一勒缰绳,便可收放自如,可如今面对身后熊熊的火海,任骑士们拉断了缰绳,却也收不住马势。数千匹骏马,了疯般向前冲去。

打头的数十匹战马冲在最前,往前跃了几步,忽地蹄下打绊,前腿弯曲,马头下坠,竟是直直向前栽去,数十名骑兵甩飞了出去,重重的摔在地上。

“绊马索!!”千户心里大惊,真是怕哪个就来哪个,他长刀一举,拼命地拉住马缰,大吼道:“停止前进,停止前进,前方绊马索!”

数千骑士自然知道绊马索的厉害,但面对后面加剧燃烧的火势,平时温驯之极的战马早已了狂,数百匹战马一起向前冲去,栽倒在了绳索之前,后面的骏马却是收不住马势,高高跃起,又踩在前面同伴身上,接连栽倒在地。勉强勒住缰绳的骏马,却是了烈性,齐齐一声嘶鸣,前腿高高竖起,几与地面垂直,将平日里相依为命的骑兵们,重重甩了出去。一时之间人仰马翻,哀嚎遍野,场面极其惨烈。

杜修元望着眼前的情形,心里一阵不忍,毕竟这都是自己的兄弟,虽然不至于殒命,但这种伤筋动骨的伤势,没有个把月的将养,怕是恢复不了了。

林晚荣也理解他的心情,这样下手他又于心何忍?但这就是实战,今日自己已经手下留情了,若非如此,此时这场中的骑兵,前有绳索,后有烈火,已成神箭手的活靶子,要想灭了他们,易如反掌。

他拍拍杜修元的肩膀,苦笑道:“杜大哥,你就当我们是胡人吧,这样一来,心里也好受点。这些兄弟眼下受了伤,却汲取了经验教训,来日真的遇到了彪悍地胡人,就可以少流血,你说是不是?”

杜修元爽朗一笑道:“林将军说的对极了,就当我们做了恶人,给他们一些教训吧。杜某自认熟读兵书,可讲起谋略来,却不是你的对手。这干草之中暗藏炸药,也唯有林将军你敢做出来了。只是我们今日在皇上面前点了炮,是为大不敬,会不会惹出什么事端来?”

林晚荣摇头道:“这个我就说不准了,反正我就这样打了,难不成要看我被对手包饺子全歼了?”

杜修元思维缜密,有些一问却是真地出于关心,他无奈点点头,又道:“点炮也就点了,可是末将仍有一事担心。”

林晚荣笑道:“你莫非是要问,我点了炮,苏慕白会不会也给我们打上几炮?”

“正是如此。”杜修元点头道:“既然我们做在了前头,他也不会手软的。”

林晚荣嘿嘿一笑道:“我这就是在赌博,赌他不敢开炮。我们点了炮,却只是烧了稻草,到目前为止,我还没和他们真刀实枪地干过。他是读书人,又想着要当官,不像我们这样丝毫没有顾忌,若是他真敢开炮,那我们便和他的一千五百骑兵一起完蛋。他固然赢得了胜利,可他滥杀无辜,视士兵如草芥,这声名传了出去,如何领兵,如何为官?你要是他,你敢不敢呢?”

这就是人性啊,杜修元无奈一叹,林将军看人,却正拿在了七寸上,就凭这一点,遍数朝野,又有谁能够比得上他?

  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