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三章 黯然

“要下雪了。”洛敏望着阴沉沉的天空,黯然一叹,轻轻向前迈去,苍老而凝重的脚步,踩到那早已枯萎的草叶上,一阵哗啦轻响。路边枯萎的树枝,被寒风吹得摇摇晃晃呜呜作响,便像是骷髅的手指,伸出在天际挥舞着,一片萧条景象。

从昨天洛敏接到贬至济宁的圣旨开始,洛府上下便开始收拾起行李,直到今早先送走了洛老夫人回京的马车,洛敏如同一个被丢弃了的孩子,一夜之间,似乎又老了几岁,神情无比的萧索。唯在老夫人临走前滴落的两滴老泪,才真真切切的显示了他落寞的心境。

大华皇帝的圣旨措辞严厉,着洛敏即刻赴济宁上任,还指明了是举家迁往,连洛凝与洛远姐弟也要随父亲迁到济宁。对于对金陵有着无比深厚敢情的姐弟俩而言,怎能不悲伤莫名。眼瞅着就要过年了,皇帝竟然不让他们在金陵过完春节,着实有些不近情面。

济宁偏远,洛敏又是谪迁,一切都尚未来得及安置。一个小小的县丞,条件自然好不到哪里去。洛敏可不敢让老母亲跟着一起赴任。何况皇帝下了圣旨,专门派了近侍护卫老太太回京修养,这也正对了他心思。只是过年前夕,别人全家团圆,洛家却是骨肉分离,心中凄惨自是难免。老夫人倒是坚强的很,也不造作,临走对洛敏只说了三个字――勤、稳、忍。短短三个字,包含了无数的希望和期待,让林晚荣心里也生敬佩。

洛敏纵是为官多年,早已习惯了伴君如伴虎,可面对着这个场景,心中的唏嘘凄凉不必言说,林晚荣也能深切感觉到。见着老洛白苍苍,神情悲凉。他也不知道该怎样去安慰,唯有无奈摇头。吃皇帝这碗饭,你就得忍受他的喜怒无常,做好随时掉脑袋的准备。

“是啊,要下雪了。不下雪就不是冬天了。这是苍天定下的规律。谁也不能阻止。”林晚荣道:“就像人一样,没有永远的相聚,却有无数的分离,你生在这世界上,便是为了受苦来地。人事沧桑,即便是皇帝老子。也无法改变。”

洛敏深深看了他一眼道:“小兄弟,听你说话,我似乎感觉不到我二人谁年纪更大些,而你又语出至诚。绝非造作,这倒叫我奇怪了。”

林晚荣与洛凝定了亲,按理说他与林晚荣便是翁婿关系了。这一声“小兄弟”叫的不伦不类,只是听在二人心里却都觉得舒服。这是二人无间关系地明证。

林晚荣呵呵一笑:“这些都是我瞎想的,和年纪大小没有关系。”

洛敏无奈摇头:“人事人事,没有人,哪有事?你也看的开些,莫要想的太多,还有大好地日子等着你去享受呢。”

看开?这个世界上还有比我更看地开的吗?林晚荣哈哈笑了几声,对洛敏抱抱拳,小子受教了。

马车滴滴嗒嗒,缓缓向前行去,洛敏与林晚荣二人步行走在最前,洛远和洛凝分别跟在二人身后。洛才女望着林晚荣,凤目含泪,强自忍了没有落下来。

洛敏的家当不多,一辆马车载满了诗书,另外一辆则是几口装衣服的箱子和洛凝的女儿家物事和一些字画,除此之外,便无其他,称的上两袖清风四个字。

老洛是个清官啊,林晚荣感叹一声,虽无百姓夹道相送,更无万民伞这样地噱头,但像老洛这种最会隐藏自己最会保护自己的清官,才是真正的人才,也是真正的聪明人。林晚荣也不由暗中竖起了大拇指。

“洛大人,皇帝这圣旨来地急,而且过于的不通情理,似乎是要故意做给什么人看的。按理说,不管你犯了多大地过错,但对皇帝确实是忠心耿耿,他自然比任何人都明白。只要不是个糊涂透顶的昏庸皇帝,绝不会做出这种伤忠臣之心地事。更何况还有徐先生从中周旋,纵然免不了你的罪,也不至于让你春节之前迁徙,我看这中间,必然有些什么隐情。”林晚荣与洛敏走了几步,见他神情依然郁郁,便开解道。

洛敏摇摇头,苦笑道:“天子之心,无人可以揣度。你这说法虽有些道理,却也只能是揣摩而已,外人永远不会知道皇帝在想什么,这便是王道御人之术。我原本以为自己境界高,虽不能说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,但也自觉能够平常待之。可到了今日受挫之时,老朽才知道,我洛敏也是个常人,也会心生愤懑埋怨,与那平和之道,相差甚远啊!”

什么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,林晚荣嗤之以鼻。人吃五谷杂粮,会高兴,会悲伤,会得意,会落寞。这都是人之常情,是一个人最基本的情感,要连这些都丢弃了,那还是一个正常人么?是块石头还差不多!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,也就是常人意淫一下罢了。

林晚荣点头道:“洛大人,你有这种想法很正常,我们都是普通人,受了挫折,自然会有这种感受。不过呢,皇帝做事,从来都不会那么直白,正如你所说,他天生就应该是被人揣摩的。”林晚荣取出铅笔,找来一张纸轻轻画道:“大人请看。这里是金陵,这里呢,是济宁。再往北方就是京城了。你说说,是金陵离着京城近,还是济宁离着京城近?”

这话大有深意,洛敏听得放声长笑:“你倒是会安慰我,若真像你说的这般,我去济宁做一个小小的县丞倒也值了。”

林晚荣陪着笑了几声,望着那纸条上的距离,也是无奈摇头,说别人意淫,老子更会意淫。

洛敏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,叹道:“为着凝儿着想,我从心底不希望你入京,那里王贵众多,荆棘遍地。一不小心便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,远非金陵可比。凝儿待你真心一片。若你有个什么闪失,她只怕不会独自存活于世上。”

林晚荣看了跟在自己身边的洛凝一眼,她粉扑扑的小脸冻得通红,嘴唇轻咬。眼中浮起点点泪光。望着他一笑,紧紧依偎在他身边。

洛敏长出一口气,又道:“好男儿志在四方,若你桎梏于金陵,不仅可惜了一个人才,便连凝儿也定然心有不甘。如此一来。倒叫人左右为难。幸好,你有贵人保佑,即便是到了京城,也应该能够逢凶化吉。遇难呈祥,我心里也安稳些了。”

听他又说起什么贵人,林晚荣再也忍不住道:“洛大人。眼下我们便要分别了,你便说说到底是什么贵人在保佑我吧?省得我疑神疑鬼的。如果那后台够大。我到了京中,就什么都不用怕,横着走就可以了。我最喜欢这样。”

洛敏哈哈一笑道:“贵人?徐渭徐先生,还不算贵人么?这后台够大吧?”

林晚荣苦笑,你这老头又忽悠我,当了我老丈人,也不跟我说实话。

洛敏知道他心思,拍拍他肩膀道:“不是我不告诉你,以你和凝儿的这般关系,我要是能说,早就坦诚相告了。不过你大可以放心,有这几位贵人相佑,京中你就尽管闯去吧――话说回来,即便是没了贵人保佑,以你地性格,恐怕也老实不下来吧?”

“别这样说,我一向很低调的。”林晚荣正色道。以他林某人独一无二地经历,叫他委屈自己绝不可能,死都死了好几道了,何必还要在别人面前装孙子呢!

洛敏点头大笑,又问道:“你是初三上京么?”

“估摸着就是这个时候了,和萧家大小姐她们约好的。”林晚荣答道

洛敏看了洛凝一眼道:“过几日便过年了,离初三也没几天功夫了,如此倒也好。你到京中安顿下来之后,我就安排凝儿和小远他们去京中探望祖母,到时候你可要好好照顾他们姐弟俩。”

这还用说,一个是没有过门的老婆,一个是小舅子兼兄弟,自然要好好照顾了。

“新任的江苏总督,乃是我昔日同僚,与文长先生和我,都甚是交好。我走了之后,他会照顾着萧家和你名下产业地。想来徐大人也定然对他有所吩咐,你大可放心。”洛敏又细细嘱咐道。

这个问题林晚荣到没有担心过。皇帝贬了洛敏地职,但绝不会把江苏交给别人,定然还是徐渭圈里的人。有徐渭老头在,新总督对萧家和自己名下的产业肯定是照顾的。

老洛变了老丈人,就是不一样了,这些小事都记挂在心上了。林晚荣点点头,几片薄似绒毛的的雨点落在他脸上,冰凉冰凉地。他伸手轻轻摸了一下,那绒毛便消失不见。

“这雪,终于还是下了。”洛敏叹道。飞舞的雪花落在老洛花白的头上、胡须上,他鬓角便似挂了几缕霜花。

洛凝急忙为父亲披上了一件长袍,又温柔的拉平林晚荣衣衫,含情脉脉地望着他,眼中笼起一层水雾。

“你们好好交待一番吧。”送别徐渭的长亭边,老洛望着一双儿女与林晚荣几人,忍不住的黯然伤神。转身走了几步,跨上马车,没入帘子里。

那边地洛远和青山说了几句话,两个年轻人哭成了一团。他们一起组建洪兴,历经生死,战斗中结成的友谊深厚无比,如今乍然面临分别,自然难舍难分。

林晚荣过去拍住二人肩头道:“你们两个小子,哭个什么劲。金陵离着济宁,快马也就一天地路程,青山你要是想小洛,就带领着兄弟们过去看看,顺便把洪兴分会办到山东去,办到济宁去,这不就成了么?”

青山一拍脑袋,猛然醒悟道:“对啊,我怎么就没想到呢?小洛,咱们不哭了,你去济宁打基础,我带领兄弟们随后杀到。”

洛远哈哈一笑,心里感动,拉住林晚荣道:“大哥,谢谢你一直这么照顾我,没有你。就没有今天的我。”

“我也没教你什么,吃喝嫖赌抽。坑蒙拐骗偷,都是你自学的,与我无关。”林晚荣正色道,三人一起大笑了起来。雪花洋洋洒洒的飘落下来。落在几人身上头上。

洛远看了跟在林晚荣身边的洛凝一眼。挤眉弄眼的道:“姐姐,姐夫,时辰宝贵,你们叙叙话吧,我就不打搅你们了。”话完,便与青山前行几步。避开二人,留给林晚荣与洛凝说话的功夫。

洛凝脸儿一红,哼道:“这个小远,说话没大没小的。”

“怎么。他说地不对么?”林晚荣将她冰冷的小手儿拉进怀里,用力揉搓了几下道:“你不想与我说话么?”

洛凝偷偷看了远远立在长亭中地巧巧一眼,见她正在向自己二人挥手。她暗一咬牙。眼圈一红,再也忍耐不住的扑进他怀里。凄泣一声道:“大哥,凝儿不想离开你――”洛凝方才与他定下名分,正想着花前月下卿卿我我那般甜蜜美景,怎知一道圣旨却击散了她的美梦,还未相聚便要分别,她怎能忍耐的住?

林晚荣叹息了一声,他与洛才女向来是聚少离多,好好相处地日子也没有几天,大部分时候还在欺负人家,想想心里也有些愧疚。轻轻拍着她肩膀,林晚荣强笑道:“小凝儿,快别哭了,要叫人家看见名震金陵地才女哭成这个样子,别人还以为我又欺负你了呢?”

洛凝嘤咛一声,轻打他胸膛道:“你就是欺负我了,就是欺负我了。从第一次见面,你就开始欺负我,害我茶饭不思,心神不宁,心里再也容不下任何物事。更可恨,我连正经话都没与你说上几句,却又要分别,大哥,你说,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呢?我也想像巧巧她们一样,每天都在大哥身边,听大哥说话,永远不要分开――”

这个要求很简单,可是也要等到我从京城中回来才能实现了,这几个女孩子,离开了谁我也舍不得啊。妈的,我怎么就养成了博爱的恶习呢,真要命了。

见洛凝哭得伤心,他在她耳边轻轻道:“凝儿,你以前不是说过,你要找的夫君,文能入相,武能杀敌么?你看我怎么样,满足了你的要求么?”

洛凝噗嗤一笑,梨花带雨,抬头看他一眼,又埋头他怀里道:“大哥,那是以前凝儿不懂事,才会有些天真地想法。大哥你文采风流无人能比,便是听你说话,别人学上十年也未必能及得上你。纵是不会武艺又怎么了,凝儿喜欢的是你的人,便是一无所有,我也要跟着你,跟你一辈子,无怨无悔。”

林晚荣正经道:“凝儿,其实你那文武双全的要求,我是完全满足地。事到如今,我也不得不说实话了,站在你面前的林大哥,其实是一个征战沙场的大将军,曾经跟着徐渭大元帅剿灭白莲,身居十万大军地右路元帅,统兵数万之众,与敌鏖战于济宁前线。亲率手下弟兄,斩杀白莲第一勇士,活捉白莲圣王,轻取济宁城,敌人听了我的名字,就会闻风丧胆,被我看上一眼,便只有望风而逃了。人都称我百胜林将军,无敌一杆枪,可不是瞎吹来地。”

洛凝呆呆望了他半天,忽地掩袖轻笑道:“大哥,你说的这话儿便像真的般,若非平日听多了你说笑话,我定然相信你了。大哥,我以前那些话儿,只是年少糊涂之言,凝儿从前也以为自己追求的便是这些。直到遇到了大哥,我才知道,自己是多么的浅薄,像大哥这样的人,才是真正的大智慧,纵然不能上战场,也是凝儿心目中的英雄。”

为什么我说谎话人人都信,说了实话,反而无人肯信呢?我的人品从来没有问题啊。林晚荣无奈摇头,脸上扯起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。

洛凝咯咯一笑,四处瞅了一眼,见无人注意自己,一踮脚,在他唇上如蜻蜓点水般,飞快的吻了一下,脸色顿时红如彩霞,转身便要离去。

林晚荣想起那日花船之上这丫头的强吻,今日哪还能遂了她所愿――该我主动了吧。他嘿嘿一笑,反手一拉,便将洛小姐拥进怀里,找准她娇嫩的樱唇,狠狠吻了上去,火红的小舌,甜美的香津,顿时溢满唇间

“大哥,一定要想着凝儿。等爹爹安顿好了,我就来京城寻你,等着我!”洛敏父女三人乘坐的马车悠悠晃晃走远,洛凝痴情的话语还在林晚荣耳边回响。

“凝儿,我们京城见!”他对着洛凝的马车缓缓挥手,地上白茫茫的一片,飞舞的雪花落在他身上,将他凝成一个不化的雪人

  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