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五章:赠君火枪——第一百一十六章 归来

肖青璇“嘤咛”一声,只觉得自己像是掉进了一个火热的炉子里,浑身轻轻颤抖,脸颊有如火烧。以她的容貌,围在她身边的男子们,绝多都比这林晚荣出色,可连她自己也不明白,为什么会对这个小小的家丁这般着魔?这便是命吗?

想起命运,她泪珠越的多了起来,那最后的**之火,彻底燃烧了她,她望着林晚荣,小口里出一阵轻轻的呼唤道:“相公――”这是她陷入欲火之前的最后一句话儿,玉露似的腮边火烧一般红,像是天边最瑰丽的彩霞。

林晚荣将二人衣物铺在地上,搂着肖青璇缓缓倒了下去,肖青璇已经彻底陷入疯狂之中,她紧紧抱住林晚荣,双腿夹住他臀骨,早已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。

见这春药烈性如此,林晚荣暗自恼火,这般对待我的青璇,老子一定要把你们这些禽兽碎尸万段。

他占了便宜却不记人家的好,见肖青璇双目火红,便也不再耽搁,紧紧搂着那晶莹的身子,肉枪一挺,便已进入那幽深紧凑的小道里,一朵鲜艳的梅花,绽放在肖青璇身下。

肖青璇轻哼了一声,欲火煎熬之下,却似是没有感到痛般,竟疯狂的动作了起来。

感受着那蜜处的火热与紧凑,已经好久没有享受过这种快活滋味了,林晚荣舒服的哼哼了一声,心里同时一惊,想起了肖青璇说过的双修之法。眼下的肖青璇已经深陷**之中,自然不能帮助林晚荣修这双修之法。

林晚荣一边轻轻抽动,却一边查看那小册,不知不觉中功法随意念而动,只觉一股暖流自交合之处传入自己体内,沿经脉游走四肢百骸,似是阳光般普照万物。所经之处无不通泰舒畅。

靠,这就是双修么?这么奇妙,就像洗桑拿一样舒爽。只不过要一边看书一边干,一心二用。看书看不好。干又干得不爽,实在是有些为难。

肖青璇资质上乘,功力高深,又是初经人事的处子。实在是双修的仙品。就是林晚荣这种不知双修为何物的家伙,也能感觉到其中的不同之处,只觉得浑身舒爽,充满了力量。

肖青璇皮肤嫣红。媚眼如丝,一番疯狂之后,却已有了些请醒,羞涩的不敢睁开眼睛。感受到体内的功力竟然少了四五成,她心里一惊,旋即现,那一半功力却是转移到了林晚荣体中。

这个坏人,这哪里是双修,明明是采补。她心中无比地羞涩。知道定然是林晚荣不明白这双修的法门,不懂得回气,才将这双修练成了单方向的采补。

这大概就是天意吧,她虽损失了一半的功力,却一点也不觉得可惜,她师门多的是灵丹妙药,她底子又好,过不了多长时间便可以补回来。这几成功力给林晚荣可就作用大了。一般人欺负不了他,遇到顶尖高手虽然打不过,但是逃跑的能力却还是有的。

也许以后他就不会狼狈地要自己去救他了吧。她心里突然又是高兴,又是失落。

她正想着心事,突觉下体内的肉枪又猛然变大了几分,眯眼一看,却见林晚荣已经欺身上来,搂住她身体道:“青璇,这双修我练地差不多了,不如我们再好好研究一下天道吧。”

话未说完,他便轻轻的动了起来。肖青璇轻嗯了几声,脸上潮红一片,痴痴的望着他,似乎要将他永远的记在心里。她眼中聚满了泪花。忽然摒弃了羞涩,疯似地抱住林晚荣,在他耳边轻声道:“相公,爱我――”

这一声叫喊,无疑是最好的春药,深深的刺激了林晚荣,他一声虎吼,将肖青璇压在了身下快动作起来。

春色滚滚,被翻红浪,不到一会儿肖青璇便娇躯阵阵急颤,在幸福与泪水中,急泄了身子……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肖青璇悠悠醒来,却见林晚荣紧紧搂抱着自己,睡梦兀自酣甜。她心里又是甜蜜又是苦涩,喟然一叹,却再也难以掩饰伤心,在他怀里嘤嘤哭泣了起来。

泄良久,她才抬起头来,将随身携带的一块玉佩挂在他脖子间,轻轻摩挲着他的脸颊道:“你好生保重自己,莫要再像这次这般着了别人的道。”

她缓缓起身,留恋的看了睡的正香的林晚荣一眼,将凹凸玲珑的玉体缓缓掩在衣裙里,轻叹口气,又从随身携带的小包裹里取出一个长长的小盒,放在他身边,柔声道:“这是我托约克老师弄来赠你的东西,方才自京中送来,最是适合于你,你好好收留了。你虽然有了些功夫,却只能应付一般武林中人,遇上顶尖高手,还是这样东西最适合你。”

“我走了之后,你莫要担心。若有缘分,纵是有些困苦,我们也能相聚,若无缘分,那便是天意弄人,也就这样罢了吧。”她说着已是泪如雨下,取过一方白色云锦,拿画眉小笔正要在上面写字,却听一个声音在自己耳边道:“谁要说我与你没有缘分,我就去砍他**。”

那声音清越中带着坚定,她抬头起来,却见林晚荣目光炯炯,正坚决望着自己。

“你,你醒了?“她轻声道,心中羞涩难当,一方面是因为自己与他已是最亲密的人,另一方面,却是自己这些私房话儿让他听了个遍。

林晚荣拉过她手,将她紧紧拥在怀里道:“你这傻丫头,我要再不醒,老婆跑了都不知道。”

肖青璇靠在他怀里,泪珠沾满脸颊,轻道:“我驻足金陵日久,已是不该,又与你这般,更是犯了过错。你若是真心怜我,便不要逼我,待我好生将事情做完。明年七月初七,你到京城玉佛寺畔寻我。你我若是真有夫妻情份。便自会相见。”

林晚荣知道肖青璇的个性,她是个极有主见的女子,一旦决定的事情,很难改变。只是听她语气。却说什么天意缘份之类地。林晚荣从来不相信这些玩意儿,他拉住肖青璇的手道:“我是个坏人,从来不相信什么天意,只知道握在手里的。便要好好珍惜。你已是我的妻子,这是老天都已无法改变的事实,任谁也不能把我们分开。”

他微微一笑道:“你既然现在有些事情,我自然也不强留你。这样吧,我们便做个游戏。明年七月初七,我们在京城中互相寻找,谁也不能赖皮。若是我先寻到你,我便亲你一百下,你若先寻到我,我就吃点亏,让你亲我一百下。但是谁要敢赖皮,我就打她地小屁股一百下。”

肖青璇又难过又好笑。慎道:“你这人,从来就不说点正经的。”

林晚荣握住她小手,正色道:“我从来就没这么正径过,我说的都是真的,你也知道,我可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。明年七月初七,我要是见不到你,就在京城挨家挨户去贴公告,画上你地画像。说我老婆和我吵架,老婆气得挺着个大肚子跑了,家中小儿子没奶吃,哭着喊妈妈,要特别注明,我老婆国色天香气质非凡,乃是王公贵族家地千金小姐,请各位大叔大婶帮忙寻找。”

肖青璇羞道:“什么家中儿子没奶――这等话儿也说的出口,羞死人了。”她了解林晚荣的性格,这样厚脸皮的事情,别人不敢做,他却是定能做到地,而且还说不定会有什么更让人难堪的法儿呢。

她心中甜蜜,却又根本拿他这无赖没有办法,只得轻叹口气道:“可是你不知道――”

“没有什么可是,”林晚荣直接截断她的话道:“我与我老婆在一起,谁也不能阻拦,就是天王老子也不行。”

肖青璇见他神情决绝,欢喜和苦恼却同时涌了上来,这坏人,难道是我命中注定的魔星?她依偎在林晚荣怀里想道。

肖青璇本想是不辞而别,却没想到林晚荣根本就没睡着,这下可好,被他抓了个现形,在林晚荣面前她空有绝世地功夫,却怎么也使不出来。两个人依偎在一起,林晚荣说些轻薄话儿,肖青璇纵是淡定功夫再出色,却也听得浑身酸软,幸好林晚荣怜惜她,也没趁机占她多大便宜,就是浑身上下细细摸索一下而已。

肖青璇与他讲了许多修炼功夫的事情,他正在青璇身上上下其手,左耳听入了七分,方右耳却已跑出了六分。肖青璇又羞涩又好笑,心道,他有了我那几成功力,寻常高手也难为不了他,再说又有了那样宝贝护身,也应该没什么危险了,便也不去强求他了。

天色渐渐的亮了,已是晨晓时分,肖青璇才起身、红着脸道:“我要走了。”

“再聊一会儿嘛,这天还没黑呢,等天黑了再走好不好?”林晚荣死皮赖脸的道。

肖青璇心道,从昨夜天黑厮混到今日晨时,若是再等到天黑,恐怕我永远也下不了决心离开了。她嗔着看了他一眼,却已分不出是气恼还是欢喜,更不敢回头看他,运起身法一跃而起,直往远处奔去。

林晚荣在她身后大声喊道:“青璇,我会天天想你的。”

她身形顿了一顿,转过头看他一眼,眼中满是泪珠,又恨恨的跺了下脚,你这坏人,便是想赚我眼泪的吧。

见肖青璇的身影走的远了,林晚荣长长的伸了个懒腰,这妮子,连老公都不要了,还真是有些性格呢。他往山洞走去,却见那些衣服都已收的整整齐齐,想想这些都是肖青璇做地,他又忍不住一阵得意,我这老婆还真是入得厅堂下的厨房啊。

昨夜,肖青璇已将那双修功夫好好与他解说了一番,免得他日后又把双修练成了采补。林晚荣嘿嘿直笑,在肖青璇指导下打出了一拳,竟是将一块石头击得粉碎,比练了三十多年童子功的那位老兄还要牛逼多了。

**,这下老子可大了,什么武林高手,就算打不过,老子还跑不过吗。这双修兼采补还真是一个好东西啊。林晚荣大乐之余,心里暗暗感慨:好功夫,日出来!

肖青璇送给他的那个盒子还放在跟前,昨夜两个人说话,他也忘了问这是什么东西。不过这是肖青璇在人专门从京城带来的,应该是好东西吧。他打开盒子一看,却是一把两连的火枪。

靠,这可是个好东西啊,林晚荣大喜地将那火枪握在手中,仔细的琢磨着。这火枪乃是精钢打造锻模,枪膛准盘皆有,十分的坚固耐用,握在手里就感觉威风十足。

在这个时代,有了这么个玩意儿,什么狗屁武林高手,还怕他个球,虽然他自己勉强也算得上是半个高手。

将火枪握在手里,林晚荣老怀大乐,老子现在随身携带两杆枪,一杆打男人,一杆专打女人,嘿嘿。

听说这是那个什么约克老师送给肖青璇的,想来应该是舶来品了。

肖青璇担心他安危,又特地找了人从京城八百里快马送来金陵,这份情意可谓深重。

林晚荣心道,青璇,为了报答你,等那七月初七,我便让你先找找到我,让你亲我一百下。

他心里臭美了一会儿,忽然觉得身上有点不自在,转头看去,却见大小姐不知什么时候醒来了,脸色羞红,正恼怒的望着他。

林晚荣笑着道:“大小姐,你醒了。”

大小姐哼了一声,脸上两抹绯红,哼道:“我早就醒了。”

早就醒了?听这意思,我刚才在青璇身上吃豆腐,她都看到了?林晚荣知道她应该没有看到昨晚自己与肖青璇的旖旎之事,只是见到了自己在青璇身上占便宜。他脸皮之厚,无与伦比,脸都没红一下,哈哈一笑道:“大小姐,下次注意了,不要再偷看了。”

萧玉若脸色通红,狠狠瞪他一眼道:“你这无耻之徒!”

见林晚荣面带春光,萧玉若咬了咬牙,又问道:“那个肖小姐,是你什么人?”

“是我妻子――”话还没说完,便见大小姐一脚踢飞眼前的一个小石子,怒道:“林三,我们下山――”

116

这一路下山的道路甚为崎岖,大小姐却似乎闹了脾气,踮起个小脚走的歪歪扭扭,几次都差点摔倒,却愣是一言不。林晚荣见她都不正眼瞧自己,心道,这小妞,又开始玩高傲了,还真不是一般的倔强啊。

两个人下了山来,却见官兵早已全部撒是,竟是寂静的连个鸟影都没有。

林晚荣在这里完全是个路盲,只能分清东南西北,大小姐见他像个呆头鹅似的站在大道上四处张望的样子,却是噗哧一声,又连忙捂住了小嘴,心道,叫你惹我。

林晚荣见她神情平静,知道她定然是认识这个地方,便苦笑道:“我的大小姐,你就说话吧。”

大小姐轻哼了一声,脸上扬起一片得意的笑容,娇声道:“这里是当涂县。”

这当涂县在安微省境内,距离金陵好几百里的路程,那些贼人也真的是煞费了苦心。大小姐做生意的时候,,来过几回当涂县,路自然是认得。

两个人在镇上休息了会,吃了个早餐换了个衣服顺带洗了个澡,然后雇了一辆马车,直往金陵行去。也幸好林晚荣随身携带了些碎银才能雇的上这马车,那萧玉若是千金大小姐,身上根本就没有带银两的习惯,胭脂水粉倒是带了不少,女人啊,都这么回事,林晚荣心中感叹。

马车滴滴嗒嗒,一路向北驶去。大小姐在车厢里沉默着,林晚荣却是打了个呵欠,他昨晚与肖青璇卿卿我我一夜没睡。现在已经是十分疲累了,靠在车厢上迷迷糊糊正要入睡,却听大小姐道:“林三,那肖小姐是哪里人氏?”

林晚荣道:“大概是京城人氏吧。”肖青璇没有说起自己的身世。林晚荣尊重她,自然也不会问起。

萧玉若哼了一声,白了他一眼道:“她生得好看极了。这般天仙似的人儿,也不知道怎么会看上了你。定然是你用了什么卑鄙手段骗来的。”

林晚荣心里暗道一声惭傀,若没有那春药助阵,自己与肖青璇之间还真是难说了。不过这大小姐的似乎也太把人看低了点,林晚荣怒道:“我和她是两情相悦,哪有你说地那样龌龊?”

萧玉若哼了一声没有说话。林晚荣将随身的包裹找了出来。将那火枪拿在手里,又好好的把玩了一番。

在这个时代,这火枪可是个稀奇玩意儿,特别是这种双筒的火枪,工艺要求极高。听说是那个老约克专门从西洋带来送给肖青璇地,整个大华。也就只有这一把。从这枪的质量和手感来说,在西方也定然是极为贵重的东西,遑论在这大华朝了。林晚荣也许是这大华朝,唯一拥有火枪的人了。

想起肖青璇,林晚荣心里便暖暖的,他对这丫头的感觉十分独特,有点红颜知己地感觉,她很了解林晚荣。蒙汗药和火枪这些东西,正是最适合于他的宝贝。想到这里,他便有些感谢那个陶东成了,若不是他搞的这些把戏,依着肖青璇的性格,两人怕是终身都没有这机缘了。

他拥有了肖青璇四五成的功夫,又从她那里得到了火枪,却一点吃软饭的自觉都没有。

吃软饭?靠,像肖青璇这样的丫头,要不是依靠老子的男人魅力,怎么能征服她?从心里到生理通通征服,老子靠的是实力。骂我吃软饭,你有本事也去征服一个给我看看?丫地,纯属嫉妒。

“林三,那个陶东成怎么会找来官兵救我们的?”大小姐沉思着突然说道。

救我们?嘿嘿,说得好听。他反问道:“大小姐,你认为他是真的来救我们的么?他父亲虽是苏州制造,只是凭这苏州制造的面子,能搬动江苏都指挥使的兵马来救我们么?”

萧玉若点点头道:“这里面是有些古怪。昨夜陶东成杀上山的时候,我也没有见几个白莲教的匪人。若说他们逃走了,却为何偏偏丢下我?”

林晚荣心里叹了口气,也是这萧大小姐没有着了陶东成地道,才会有和此冷静的头脑,若昨夜自己没有及时出现,被姓陶的得了手,无论如何,大小姐也不会这样冷静的分析问题了。

“大小姐,你想想,那些白莲匪人对你为什么会那么客气?难道仅仅是因为希望夫人拿了金子来赎人?”

这也正是萧玉若疑惑的地方,林晚荣再进一步道:“你昨日稀奇昏迷,待到醒来的时候,身边已无匪人,而陶公子又适时赶到――”

涉及到正事,萧玉若却是个玲珑心思,吃了一惊道:“你是说――陶公子与他们是一伙的?”

林晚荣嘿嘿笑道:“我没说哦,是你自己说的。”

大小姐白他一眼,对他推辞责任十分的不满,她沉思了一会儿,叹道:“如果真的是这样,那个陶东成有什么理由要和白莲教扯在一起呢?他有身份,有地位,钱财也不少。”

林晚荣心里大概知道点原因,却也不想告诉她,便摇摇头道:“这其中具体的原因,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大小姐不说话了,林晚荣想起一事道:“大小姐,我们萧家在京城可有分铺,那里的生意怎么样?”

萧玉若正色道:“那是自然。京城是天子脚下,达官贵人多不胜数,我怎么可能忽略?除了江苏之外,京城便是我萧家最大的生意了。待到今年这边事情了结之后,明年开春我便要到京城去推广。”

林晚荣闻言心喜,他想去京城。就是为了肖青璇,现在听说大小姐明年开春便要到京城,他自然是举双手双脚五肢赞成了。占了金陵占京城。这萧家的家丁也确实当得有些趣味,他都有些爱上这种感觉了,扮猪吃老虎就是爽啊。

“你这么高兴做什么?”萧玉若突然冷冷问道:“是不是因为那肖小姐就在京城,你想去见她?”

这个也没什么好隐瞒地。林晚荣嘿嘿一笑道:“两不耽误,两不耽误。”

萧玉若看他一眼,嘴唇一张,却没说话。车厢里的气氛一时沉默起来。

林晚荣正想靠在车厢上睡觉,却见萧大小姐脸色通红,神态扭捏。不时的往车窗外看去,似乎是有什么急事要办。

林晚荣也扯开帘子一看,却见车正行在一处密集地树林之旁。再想想萧大小姐的扭捏神色,林晚荣心里暗道,她不会是要小解吧?从昨晚被点了**道直到现在,七八个时辰过去了,有点需求也是很正常的。只是这个大小姐面皮这么薄,这样的事情怎么好意思说出口。

“车把式。快停车。”林晚荣大叫道:“我要撒尿。”

“粗俗!”大小姐面色通红地暗骂了一句,却听他对自己道:“大小姐,那边林子风景不错,林深叶密,挺隐蔽的,你也下去观赏一番吧,咱们歇一会儿再走不迟。”

他说着还向大小姐眨眨眼,大小姐脸庞刷的一下变得通红。心道,这坏人原来都看出来了。她心里有些感激,但是她面皮薄,哪里敢承认,便一声不吭的下了车。却见林三就站在车旁作势要解裤带,似乎是想就地解决问题,她急忙叫道:“林三,你做什么?”

林晚荣嘿嘿道:“我刚才不是说过了嘛,你认为我要做什么。”

大小姐啊了一声,叫道“无耻”,羞得急忙转身往林子里跑去。

林晚荣摇头笑笑,这小妞,开个玩笑也不行么?

那车把式奇怪的道:“你不尿么?”

林晚荣哈哈笑道:“这块是盐碱地,尿了也不增肥,长不了庄稼,太浪费,留着回家浇园子吧。“车把式也是大笑了起来。

大小姐跑到林子边上,心里却有些害怕,这林子这么密,谁知道有没有蛇虫鼠蚁,闻听后面二人笑声,回头一看,却见那林三根本就没做那龌龊之事,靠在车厢上,正闭目养神呢。小姐心道,原来他是故意骗我的,这人想出这样地主意来吓我,也武可恶了。

她一个人不敢进林子,便轻轻叫道:“林三,林三,你过来――”

林晚荣心道,这倒奇了,你叫我过去做什么,难道是两个人一起来?他心里**几声,走过去道:“大小姐,什么事情?”

萧玉若弱弱的道:“这林子太深,我有些害怕,你在这守着,我去里面看看风景――”她说着后面几个字,脸红的像彩霞。

“了解。”林晚荣装作没听出她地意思道:“有什么事情就叫我。

萧玉若轻轻嗯了一声,便往林子里面走去,一直走到林三看不见的地方,心跳才恢复了些,心道,这个人,除了坏点,别的都好。

林晚荣等了一会儿,见大小姐红着脸走出来,知道她面皮薄,便装作没看到,四顾了一眼道:“这地方风景真的不错,下次有机会还要再来。

大小姐轻轻道:“林三,我们走吧。”

两个人上了车,大小姐神态安静,一直没有说话,林晚荣也不去理她,这次总该睡觉了吧。

萧玉若见他神色疲惫的靠在车厢上,心道,这一次的事情也多亏了他了,要不然还不知道会生什么呢。她心里有点感激起来,看着他的眼神也温柔了许多,林晚荣打了个呵欠道:“大小姐,别这样看我,我会害羞的。”

“你去死――”大小姐瞬间便怒了,将车厢内的一个枕头狠狠的扔了过来,对他的些许好感转眼又消失殆尽。

林晚荣调戏女孩子,从来都不用准备,信手拈来,虽是妙手偶得,却也效果非同寻常,便像这次,当涂到金陵,几百里的路程,大小姐便再没有和林晚荣说上一句话,像是仇人般黑着脸。反正林晚荣已经习惯了,要是见了大小姐对自己露出笑脸,没准还会以为她另有所图呢。

马车进了金陵城,萧玉若的眼晴便湿润起来,以往哪一次离家也没有这次的感触来地强烈,想想自己差点都回不来了,她便再也抑制不住,泪珠儿叭嗒叭嗒落下来。

林晚荣见她落泪却不肯哭出声,心道,这丫头也着实苦了些。

到了萧府门前,大小姐更是双手捧住面颊,香肩微微颤抖着抽泣起来,竟连车也下不来了。林晚荣自车辕跳下,站在府门前扯起嗓子大喊道:“大小姐回来了――”

府内一片惊慌,等不了片刻功夫,便涌出一大群人来,是在最前面的却是萧夫人。

“玉若,玉若在哪里――”萧夫人慌张喊道,泪珠儿顺着脸颊滴落。

“娘亲――”萧玉若莲步下车,一下子扑倒在母亲的怀里,母女二人相拥痛哭了起来。

真他妈感人啊,林晚荣擦了擦眼角,心中说道。

“林三,你可回来了。”福伯与林晚荣熊抱道。

“福伯,我好想你啊,抱抱――”

“哇,常伯,我好想你啊,抱胞――”

“咦,王管家,我也想你啊,抱抱――”

“夫人,我好想你啊,抱――保重!”林晚荣与众人――拥过,刚想到夫人身上揩油,便被萧夫人凌厉的一眼给瞪了回来。

他不好意思的讪讪一笑,看到表少爷正在对自己挥手,便走过去道:“少爷,怎么了?”

“林三,秦小姐走了。”郭无常无比失落的道。

是了么,太好了,林晚荣心里暗自庆幸,要是这小妞还在这,依着她的性格,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呢。虽然秦仙儿对他感情深重,但她那动辄杀人的性子,却让林晚荣很是担心,也许是了是好事吧。

林晚荣当然知道秦仙儿为什么离开,见郭无常难过的样子,还以为他对秦仙儿真有些痴情呢,谁知道表少爷后面却道:“她走了,我还要寻些什么借口去见我的冬梅啊?”

靠,林晚荣大叫了一声竖起中指,老子鄙视你。

见萧大小姐平安归来,萧府上下都十分热闹,只是林晚荣看来看去,人群里好像少了一个身影,玉霜呢,玉霜小宝贝呢?

他急忙拉住表少爷道:“少爷,二小姐呢?”

表少爷叹了口气道:“玉霜表妹她――在栖霞寺!”

“栖霞寺――她要出家?”林晚荣大跳了起来。

  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