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四章 春色

“不――是吧?”林晚荣吃惊道。她这话儿也太诡异了些,刚才在井下与她谈起双修的话题,她还那样羞涩不堪又横眉以对,怎么转眼间,却又主动提出了这个问题呢。难道天上真的会掉馅饼?这个馅饼,也未免太大了点吧。

他声音大了些,连那边的萧玉若也是偏过头来看了他一眼,又看了肖青璇一眼。她心里很有些疑感,这个林三与这个天仙般的女子如此亲密,他们又是什么关系?

萧大小姐虽然自负美貌,但是在肖青璇面前,却还是差了几分。她心里叹了一声,这个恶丁也不知道还有多少奇怪的事情在瞒着自己呢。

肖青璇脸色潮红,看他一眼,咬了咬牙,一口气带着他们奔走了近一个时辰。虽然是带着两个人,但她的度之快,那些官军又怎能和她相比?这一番奔跑下来,早已将官兵远远的甩在了后面。

三个人走的却是另外一条下山的道路,崎岖不平泥泞不堪,但是在肖青璇眼里,却也算不了什么。急着奔走一番,眼见旁边一处空旷的山谷,半截处有一个天然形成的岩洞,肖青璇拉着二人而上,入内一看,地方宽敞,地面干燥,倒是很适合歇脚。

肖青璇脸色艳红,看了一眼萧玉若道:“萧大小姐,你走了这么会功夫也累了吧,先休息一会儿。”她说着话,萧玉若还没来的及反应过来,便已经被她点了**道昏睡了过去。

林晚荣见肖青璇神色不对劲,急忙道:“青璇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肖青璇深深望他一眼道:“那些贼人无耻,竟在大小姐房里放了春药,幸亏我现的早,及时的覆灭了它。加上大小姐又在昏睡中尚未醒来,还没来得及吸进去,才能侥幸躲过。否则。她也难逃毒手。”

春药?奇淫合欢散?我爱一棒槌?林晚荣顿时来了精神道:“这春药可是个好东西啊、哪里有卖的?我去买些来防身。”

肖青璇白他一眼道:“你要那些东西做什么,却是拿来使坏的吧?”

林晚荣厚着脸皮道:“我哪里还用的着那东西,我站在这里,便是最强的春药了。”

这话无耻地没边。肖青璇脸上红的像是要滴出水来,轻道:“我遇上你,也算是倒了雾。从来就没遇到过好事。”

林晚荣想起她刚才在自己耳边说过的话,心里痒痒,道:“青璇,你方才和我说地那话儿是些什么意思?”

肖青璇长长一叹道:“我方才说,你和大小姐幸运。逃离了那春药,可是也有人不幸,却中了那春药。”说到春药,她脸上的羞意,似乎是将这石壁也映上了几分红色。

林晚荣心中一惊,道:“青璇,莫非是你――”

肖青璇眼中浮上泪珠儿道:“我离那香火太近,吸入了几口,闭气已是来不及。这春药也不知道是谁配出来的,霸道无比,我纵是有些武艺,却也拿它没法。我这是前世造的冤孽,却让我遇到了你。”

林晚荣愣了愣,这传说中的春药真的有这么厉害?不就是通过药物刺激体内地荷尔蒙分泌。从而让女性产生亢奋的**么?不一定要上床解决的,还有另外的解决办法,例如自渎,他很阴暗的想道。

不过这法儿太过于阴损,有我在此还用得着那笨法?直接来多干脆。他挺起胸膛大义凛然的道:“青璇,你是为了救我才中了这什么破毒的,只要能救你,我便是什么也愿意做。”

肖青璇叹了口气一眼道:“你占了这大便宜,却还如此说话,分明是没将我放在眼里了。”

林晚荣见她脸色红润,脸颊儿上沾满了泪珠儿,偏又生得貌似天仙,那委屈的神色,叫人看得又爱又怜,林晚荣叹了口气道:“青璇,你也知道,我这个人就喜欢和你这样说话,我们就这样一辈子说话,好不好?”

肯青碰眼中泪珠簇簇而下,道:“你这是要与我订那白头之约么?你知道我是什么人么?”

林晚荣摇头不屑的道:“我不管你是什么身份,我只知道你是一个女子,是我喜欢的女子,这便够了。就算你就是皇帝老头的女儿,我也要把你抢过来。”

肖青璇轻轻叹了口气,道:“便未必如你想的那么简单,这世界上,有许多的事情,是不能靠人力来解决的。”

林晚荣不去理她的话,反问道:“青璇,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?”

肖青璇想了想,羞涩道:“有点坏,有点赖皮,有点本事。”

“只是有点么?”林晚荣笑道:“这个世界上没有我林晚荣不敢做的事,你要相信我,更要相信你的眼光。”

“吹牛皮。”肖青璇心里的清明在渐渐失去,她望着林晚荣,眼神中有着深深的迷离,道:“我也不知道是怎么遇见了你,明明知道你不能沾惹,却还要每天都与你说话,这便是我的冤孽了。”

她知道自己快要坚持不住了,银牙轻咬,羞涩地望着林晚荣道:“你喜不喜欢看我的样子?”

她的容貌绝美,气质高雅,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华贵,望着林晚荣轻轻一笑,缓缓转动身躯,美绝人寰的身影便像一朵绚烂的牡丹花,盛开在让这天地之间,为这荒谷增加了无尽的春色,直令日月都失去了颜色。

“青璇,你是我见过的,最美的女子。”林晚荣看得呆了,喃喃说道。他在前世,风月场所去的也不少,女朋友也有过一打,但是论起容貌与气质,皆是无人能和肖青璇相比。这倒不是说他忘了巧巧和玉霜,那两个丫头也是大大的美人,巧巧温柔贤淑。玉霜娇憨爽直,与这个肖青璇的气质完全不同。肖青璇却是集绝丽容貌与高雅气质于一身,说她最美。并不为过。

“你就会说些好听的话儿骗我。”肖青璇眼中满是泪珠,脸上却带着甜甜的笑容嗔道。

她知道今天这一关是躲不过了,面对人生最重要的一次经历,她有些紧张,却更想放纵一下自己。自己与他。也许仅有这一夜的缘分,又何必要约束了自己呢?

她轻轻解开自己高盘地髻,瀑布似的秀便如一面光滑的缎子般低垂下来。如墨玉般黑亮,在映入洞中地淡淡月光下,闪烁着诱人的光辉。

林晚荣与她接触这么久,除了第一次误会外,其余的皆是看到她淡然高贵的样子,哪曾见过她妩媚如斯?他轻轻拉住肖青璇的手道:“青璇,能够遇见你。是上苍厚待我林晚荣。你真心待我。我若负了你,便天打雷――”

一只洁白晶莹地小手却覆上他嘴唇,肖青璇摇头道:“不要说,不要誓,我知道你的心思。”她樱唇微微含笑,高悬的小巧鼻梁有如玉般晶莹,粉腮嫣红,冰肌雪肤,秋水为神,晶玉为骨。虽是羞涩不堪,却依然高贵出尘,就像是谪在了人间地仙子。

林晚荣看得阵阵心跳,他不是未经过人事的鲁男子,只是在这个美貌如仙的女子面前,竟也难免的束手束脚起来。

呸啊,你小子真没出息,没见过女色么?话说回来,他泡妞虽多,却还真没见过这般的绝色,眼前这个女子便是属于自己的么?不管那么多了,这个时候可不能讲客气,先抱了再说。

他一把将青璇揽进怀里,感觉那娇躯还带着微微的颤抖,他心里忍不住地甜蜜爱意,手上加了些劲,便温香软玉结结实实地抱了个满怀。

肖青璇依偎在他怀里,浑身阵阵热,那春药的威力已经逐步作,她抬起头来望着他,羞涩的眼神,就像一剂最好的春药,让林晚荣狂起来。

他紧紧的搂着这柔软如棉的娇躯,将头深深埋藏在她秀丽乌黑的长之中,品尝着那淡淡的香。那淡淡的茉莉香水,混杂着一种处子特有的幽兰体香,如同甘醇地美酒,让人未饮先醉,透入心扉。

这肖青璇是林晚荣在这个世界上见到的第一个出色的女子,并且差点殒命于她手上,想想那时候她是多么的刁蛮傲气,没想到有一天竟会与自己这样的亲密。他宛如又回到了那两人初见的一刻,那一幕幕的场景在他脑间回放起来。

“原来你是小妞!”林晚荣在肖青璇耳边轻轻道。

这一声便如润物的春雨,击入了肖青璇的心扉,她心中一荡,甜蜜之中带着些羞涩,脸上浮现一个轻笑,在他耳边道:“你这登徒子――”

听到这温声软语,林晚荣顿时血脉贲张,他是典型的下半身决定上半身的动物,只觉得这丫头话语似是带着奇异的魔力,他紧紧抱住那娇嫩的身躯,**那小兄弟便瞬间勃起到顶峰,又粗又长,硬硬的抵在肖青璇香臀上,一双魔手竟缓缓伸向那臀上。

肖青璇似是被那春药折磨的失了力气,又似是娇羞,竟是倒在他怀里一动不动,待到那魔手带着巨大的热力,抚摸到她肥美的香臀上,她身体一阵筛糠般的轻颤,便软软地倒在他怀里,再也不敢动一下。

她香臀上的滑腻让林晚荣爱不释手,想想她那高贵的气质,林晚荣更是有一种征服的快感,便尽情挥了禽兽本性,上下其手,揉揉捏捏,威觉就像是在抚摸着天底下最顺滑的缎子**蚀骨。这y头,真是迷死人不偿命啊!

肖青璇似乎是回复了一些清明,对着他嫣然一笑,轻道:“相公,我来为你宽衣吧。”

这一声相公入耳,林晚荣就像六月天吃了冰其淋,从头爽到脚。肖青璇娇躯轻轻颤抖,脸上潮红一片,轻轻解开他衣衫,露出他强壮的躯体。

都到这时候了,林晚荣也不与她客气了,揽住她腰肢道:“老婆,我也给你脱衣服吧。”

肖青璇嫣然一笑,神态无比的妩媚,玉臂轻展,娇躯有如飞天的仙女般一跃而起,光洁如玉的两只小腿轻轻一踢,外衫便已如一片轻轻的树叶般脱落到了地上,她身上仅着一身亵衣,粉臂**,让人升起无限得遐思。

林晚荣猛地吞了口口水,这脱衣舞,硬是要得啊,以后让青璇专为我跳好了。

青藏微微一笑,将满头青丝垂泄而下,轻轻望着他,眼中似是有些羞涩,却又有着欣喜,一举手,一投足,无不充满动人的美感。

那药力已经尽情作,她羞涩的将身上亵衣轻轻一扯,丝衣轻轻滑落,便露出她那令所有人痴狂的傲人躯体来。她的身体修长,肌肤如雪般晶莹,浑然天成。高高的胸膛傲然挺立,雪白似凝脂,两只洁白的玉兔轻轻颤抖,完美的圆形之上,轻缀着两点粉红色的坚挺蓓蕾,在雪肤映照之下,闪烁着诱人的光泽。她修长的双腿轻轻**,与翘臀隆胸一起,组成一道美妙的凸凹玲珑的曲线。修长双腿正中一抹淡淡的黑色之中,玉蕊蚌珠,风流寒露,让人为之疯狂。

藕臂玉足,雪峰翘臀,林晚荣目眩神迷,只觉得自己快要爆炸了,恨不得立即冲上前去搂住她轻怜蜜爱一番。

肖青璇娇颜徘红,一双明亮的美眸之中,笼罩着一层淡淡的水烟雾气,她浑身滚烫如火,娇躯止不住的颤抖着,虽是药力所迫,但今夜却是她最为放荡的一晚了。

林晚荣早已承受不住,他冲上前去,紧紧抱住她那娇嫩的让人无比怜爱的身躯,勾起她那滑腻如凝脂的下巴深深注视着她。

肖青璇羞不可抑,樱桃般的小嘴半开半合,似是有着无限的诱惑。林晚荣一低头,便狠狠的吻上了那娇艳欲滴的两瓣樱唇。他口干舌燥。仿佛一头恶狼般,狠狠吮吸着美人口中香津,只觉甘美如蜜,齿间留香。

正文第一百一十五章赠君火枪

肖青璇“嘤咛”一声,只觉得自己像是掉进了一个火热的炉子里,浑身轻轻颤抖,脸颊有如火烧。以她的容貌,围在她身边的男子们,绝多都比这林晚荣出色,可连她自己也不明白,为什么会对这个小小的家丁这般着魔?这便是命吗?

想起命运,她泪珠越的多了起来,那最后的**之火,彻底燃烧了她,她望着林晚荣,小口里出一阵轻轻的呼唤道:“相公――”这是她陷入欲火之前的最后一句话儿,玉露似的腮边火烧一般红,像是天边最瑰丽的彩霞。

林晚荣将二人衣物铺在地上,搂着肖青璇缓缓倒了下去,肖青璇已经彻底陷入疯狂之中,她紧紧抱住林晚荣,双腿夹住他臀骨,早已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。

见这春药烈性如此,林晚荣暗自恼火,这般对待我的青璇,老子一定要把你们这些禽兽碎尸万段。

他占了便宜却不记人家的好,见肖青璇双目火红,便也不再耽搁,紧紧搂着那晶莹的身子,肉枪一挺,便已进入那幽深紧凑的小道里,一朵鲜艳的梅花,绽放在肖青璇身下。

肖青璇轻哼了一声,欲火煎熬之下,却似是没有感到痛般,竟疯狂的动作了起来。

感受着那蜜处的火热与紧凑,已经好久没有享受过这种快活滋味了,林晚荣舒服的哼哼了一声,心里同时一惊,想起了肖青璇说过的双修之法。眼下的肖青璇已经深陷**之中,自然不能帮助林晚荣修这双修之法。

林晚荣一边轻轻**,却一边查看那小册,不知不觉中功法随意念而动,只觉一股暖流自交合之处传入自己体内,沿经脉游走四肢百骸,似是阳光般普照万物。所经之处无不通泰舒畅。

靠,这就是双修么?这么奇妙,就像洗桑拿一样舒爽。只不过要一边看书一边干,一心二用。看书看不好。干又干得不爽,实在是有些为难。

肖青璇资质上乘,功力高深,又是初经人事的处子。实在是双修的仙品。就是林晚荣这种不知双修为何物的家伙,也能感觉到其中的不同之处,只觉得浑身舒爽,充满了力量。

肖青璇皮肤嫣红。媚眼如丝,一番疯狂之后,却已有了些请醒,羞涩的不敢睁开眼睛。感受到体内的功力竟然少了四五成,她心里一惊,旋即现,那一半功力却是转移到了林晚荣体中。

这个坏人,这哪里是双修,明明是采补。她心中无比地羞涩。知道定然是林晚荣不明白这双修的法门,不懂得回气,才将这双修练成了单方向的采补。

这大概就是天意吧,她虽损失了一半的功力,却一点也不觉得可惜,她师门多的是灵丹妙药,她底子又好,过不了多长时间便可以补回来。这几成功力给林晚荣可就作用大了。一般人欺负不了他,遇到顶尖高手虽然打不过,但是逃跑的能力却还是有的。

也许以后他就不会狼狈地要自己去救他了吧。她心里突然又是高兴,又是失落。

她正想着心事,突觉下体内的肉枪又猛然变大了几分,眯眼一看,却见林晚荣已经欺身上来,搂住她身体道:“青璇,这双修我练地差不多了,不如我们再好好研究一下天道吧。”

话未说完,他便轻轻的动了起来。肖青璇轻嗯了几声,脸上潮红一片,痴痴的望着他,似乎要将他永远的记在心里。她眼中聚满了泪花。忽然摒弃了羞涩,疯似地抱住林晚荣,在他耳边轻声道:“相公,爱我――”

这一声叫喊,无疑是最好的春药,深深的刺激了林晚荣,他一声虎吼,将肖青璇压在了身下快动作起来。

春色滚滚,被翻红浪,不到一会儿肖青璇便娇躯阵阵急颤,在幸福与泪水中,急泄了身子……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肖青璇悠悠醒来,却见林晚荣紧紧搂抱着自己,睡梦兀自酣甜。她心里又是甜蜜又是苦涩,喟然一叹,却再也难以掩饰伤心,在他怀里嘤嘤哭泣了起来。

泄良久,她才抬起头来,将随身携带的一块玉佩挂在他脖子间,轻轻摩挲着他的脸颊道:“你好生保重自己,莫要再像这次这般着了别人的道。”

她缓缓起身,留恋的看了睡的正香的林晚荣一眼,将凹凸玲珑的玉体缓缓掩在衣裙里,轻叹口气,又从随身携带的小包裹里取出一个长长的小盒,放在他身边,柔声道:“这是我托约克老师弄来赠你的东西,方才自京中送来,最是适合于你,你好好收留了。你虽然有了些功夫,却只能应付一般武林中人,遇上顶尖高手,还是这样东西最适合你。”

“我走了之后,你莫要担心。若有缘分,纵是有些困苦,我们也能相聚,若无缘分,那便是天意弄人,也就这样罢了吧。”她说着已是泪如雨下,取过一方白色云锦,拿画眉小笔正要在上面写字,却听一个声音在自己耳边道:“谁要说我与你没有缘分,我就去砍***。”

那声音清越中带着坚定,她抬头起来,却见林晚荣目光炯炯,正坚决望着自己。

“你,你醒了?“她轻声道,心中羞涩难当,一方面是因为自己与他已是最亲密的人,另一方面,却是自己这些私房话儿让他听了个遍。

林晚荣拉过她手,将她紧紧拥在怀里道:“你这傻丫头,我要再不醒,老婆跑了都不知道。”

肖青璇靠在他怀里,泪珠沾满脸颊,轻道:“我驻足金陵日久,已是不该,又与你这般,更是犯了过错。你若是真心怜我,便不要逼我,待我好生将事情做完。明年七月初七,你到京城玉佛寺畔寻我。你我若是真有夫妻情份。便自会相见。”

林晚荣知道肖青璇的个性,她是个极有主见的女子,一旦决定的事情,很难改变。只是听她语气。却说什么天意缘份之类地。林晚荣从来不相信这些玩意儿,他拉住肖青璇的手道:“我是个坏人,从来不相信什么天意,只知道握在手里的。便要好好珍惜。你已是我的妻子,这是老天都已无法改变的事实,任谁也不能把我们分开。”

他微微一笑道:“你既然现在有些事情,我自然也不强留你。这样吧,我们便做个游戏。明年七月初七,我们在京城中互相寻找,谁也不能赖皮。若是我先寻到你,我便亲你一百下,你若先寻到我,我就吃点亏,让你亲我一百下。但是谁要敢赖皮,我就打她地小**一百下。”

肖青璇又难过又好笑。慎道:“你这人,从来就不说点正经的。”

林晚荣握住她小手,正色道:“我从来就没这么正径过,我说的都是真的,你也知道,我可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。明年七月初七,我要是见不到你,就在京城挨家挨户去贴广告,画上你地画像。说我老婆和我吵架,老婆气得挺着个大肚子跑了,家中小儿子没奶吃,哭着喊妈妈,要特别注明,我老婆国色天香气质非凡,乃是王公贵族家地千金小姐,请各位大叔大婶帮忙寻找。”

肖青璇羞道:“什么家中儿子没奶――这等话儿也说的出口,羞死人了。”她了解林晚荣的性格,这样厚脸皮的事情,别人不敢做,他却是定能做到地,而且还说不定会有什么更让人难堪的法儿呢。

她心中甜蜜,却又根本拿他这无赖没有办法,只得轻叹口气道:“可是你不知道――”

“没有什么可是,”林晚荣直接截断她的话道:“我与我老婆在一起,谁也不能阻拦,就是天王老子也不行。”

肖青璇见他神情决绝,欢喜和苦恼却同时涌了上来,这坏人,难道是我命中注定的魔星?她依偎在林晚荣怀里想道。

肖青璇本想是不辞而别,却没想到林晚荣根本就没睡着,这下可好,被他抓了个现形,在林晚荣面前她空有绝世地功夫,却怎么也使不出来。两个人依偎在一起,林晚荣说些轻薄话儿,肖青璇纵是淡定功夫再出色,却也听得浑身酸软,幸好林晚荣怜惜她,也没趁机占她多大便宜,就是浑身上下细细摸索一下而已。

肖青璇与他讲了许多修炼功夫的事情,他正在青璇身上上下其手,左耳听入了七分,方右耳却已跑出了六分。肖青璇又羞涩又好笑,心道,他有了我那几成功力,寻常高手也难为不了他,再说又有了那样宝贝护身,也应该没什么危险了,便也不去强求他了。

天色渐渐的亮了,已是晨晓时分,肖青璇才起身、红着脸道:“我要走了。”

“再聊一会儿嘛,这天还没黑呢,等天黑了再走好不好?”林晚荣死皮赖脸的道。

肖青璇心道,从昨夜天黑厮混到今日晨时,若是再等到天黑,恐怕我永远也下不了决心离开了。她嗔着看了他一眼,却已分不出是气恼还是欢喜,更不敢回头看他,运起身法一跃而起,直往远处奔去。

林晚荣在她身后大声喊道:“青璇,我会天天想你的。”

她身形顿了一顿,转过头看他一眼,眼中满是泪珠,又恨恨的跺了下脚,你这坏人,便是想赚我眼泪的吧。

见肖青璇的身影走的远了,林晚荣长长的伸了个懒腰,这妮子,连老公都不要了,还真是有些性格呢。他往山洞走去,却见那些衣服都已收的整整齐齐,想想这些都是肖青璇做地,他又忍不住一阵得意,我这老婆还真是入得厅堂下的厨房啊。

昨夜,肖青璇已将那双修功夫好好与他解说了一番,免得他日后又把双修练成了采补。林晚荣嘿嘿直笑,在肖青璇指导下打出了一拳,竟是将一块石头击得粉碎,比练了三十多年童子功的那位老兄还要牛逼多了。

妈的,这下老子可大了,什么武林高手,就算打不过,老子还跑不过吗。这双修兼采补还真是一个好东西啊。林晚荣大乐之余,心里暗暗感慨:好功夫,日出来!

肖青璇送给他的那个盒子还放在跟前,昨夜两个人说话,他也忘了问这是什么东西。不过这是肖青璇在人专门从京城带来的,应该是好东西吧。他打开盒子一看,却是一把两连的火枪。

靠,这可是个好东西啊,林晚荣大喜地将那火枪握在手中,仔细的琢磨着。这火枪乃是精钢打造锻模,枪膛准盘皆有,十分的坚固耐用,握在手里就感觉威风十足。

在这个时代,有了这么个玩意儿,什么狗屁武林高手,还怕他个球,虽然他自己勉强也算得上是半个高手。

将火枪握在手里,林晚荣老怀大乐,老子现在随身携带两杆枪,一杆打男人,一杆专打女人,嘿嘿。

听说这是那个什么约克老师送给肖青璇的,想来应该是舶来品了。

肖青璇担心他安危,又特地找了人从京城八百里快马送来金陵,这份情意可谓深重。

林晚荣心道,青璇,为了报答你,等那七月初七,我便让你先找找到我,让你亲我一百下。

他心里臭美了一会儿,忽然觉得身上有点不自在,转头看去,却见大小姐不知什么时候醒来了,脸色羞红,正恼怒的望着他。

林晚荣笑着道:“大小姐,你醒了。”

大小姐哼了一声,脸上两抹绯红,哼道:“我早就醒了。”

早就醒了?听这意思,我刚才在青璇身上吃豆腐,她都看到了?林晚荣知道她应该没有看到昨晚自己与肖青璇的旖旎之事,只是见到了自己在青璇身上占便宜。他脸皮之厚,无与伦比,脸都没红一下,哈哈一笑道:“大小姐,下次注意了,不要再偷看了。”

萧玉若脸色通红,狠狠瞪他一眼道:“你这无耻之徒!”

见林晚荣面带春光,萧玉若咬了咬牙,又问道:“那个肖小姐,是你什么人?”

“是我妻子――”话还没说完,便见大小姐一脚踢飞眼前的一个小石子,怒道:“林三,我们下山――”

  

相关推荐